原创 舊文 標誌

青年時代曾在外求學,坐夜車常常在黎明時分到達家鄉的火車站。輕輕走在彼時的石板路上,路邊古舊的店鋪從鋪板縫隙間漾出一線燈光,直到遠遠望見在清冷的月光下默默聳立的語錄牌,年輕的心纔有了踏實和安然……我一直不知道街頭的語錄牌何年所建,也沒有注意過

原创 某年的毛病

連着幾天了,左眼睛乏乏的,睜得費力。不覺想起一個女伴,眼皮耷拉厲害,索性做了雙眼皮手術。眼睛總算睜起來了,還挺好看。我是雙眼皮,不用再拉一刀變成三眼皮。但是爲什麼這隻眼睛不得勁呢?打着瞌睡似的。愛睜不睜的,好像要去曖昧斜視。那日在辦公樓遇着

原创 等車時候

綜合客運中心的公交站臺,最是開闊。在這裏換車,幾乎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放眼四周,東面是望不到的路盡頭,西面遠遠連接鬧市,南面矗立着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入住和住滿的樓羣。身後是新新客運站,新得讓人懷疑裏邊是否可以有乘客。等車的人很少,路上的車也少,

原创 一起步行

某年某月某日,和上中學的兒子從較遠的地方,步行回家。當孩子同意這樣的倡議,我格外歡喜。多步行,少乘車,是我的初衷,好歹可以被響應一回。因爲不確定走到的路口,是不是火車站地下通道,我去問在附近做買賣的商販。兒子極力阻止。最後到底問了沒有,已經

原创 睡覺前的煩惱 沒有日更

最少一百字的日更,不算太難的事。走在上下班的路上,淪陷於浮塵天氣,夢遊般的感覺,可以寫寫。但是沒寫。展卷臥讀,在睡覺之外,在家務之外,擎報紙,搜好句,可以抄抄。但是沒抄。時時查看微信消息,迎候工作羣的通知,順便瀏覽朋友圈。遇到一個說法:揚塵

原创 剎那之緣

喜歡自己的年齡,好像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來得深沉。自從跨入人生五十,如此的感覺越來越清晰。是的,喜歡五十歲月,喜歡它雲淡風輕。曾經心思綿密,有很多放不下和看不開。心如無法消停的磨,對付人生硬物,頗費時間和氣力。在挺進五十之際,才迎來了一種拐

原创 深灰色棉布

調換時選擇了大號深灰色。竊以爲這回的被套一可以抵抗縮水,二應該穩重大方了。貨到好幾天,沒顧上拆包裝。昨天才打開看了,今天洗一水再看。感覺這個深灰色,橫豎是太過素靜了。氣溫回升的日子,霧霾大。我不得不承認,霧霾的那種淺灰色、朦朧態、粉末狀,都

原创 舊文 惦記

自從孩子離開懷抱,走進校門,每當進入他學習生活的另一個大家,面對校園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面對教工和學生們,我總是懷有一種類似崇敬的心理。無論是教學樓傳來的琅琅書聲,還是餐廳飄出的陣陣菜香,那種熟悉和感動,彷彿是我心聲的凝聚與延伸。(201

原创 遠遠笑着的人

對莊稼地,記憶中,好像只有玉米的印象最爲深刻。在夢裏,望到的,應該也是。禾苗一下子就沒過頭頂,小樹般的一棵棵玉米,在路的兩邊鋪開,望不到頭。豔陽之下,綠得泛光。夢裏的人,要在那裏會合。上學路上,和小夥伴約定同行。我等你,你等我。在那邊招手的

原创 寫滿字

想起年幼時候的寫字,也像昨天的事情。爲什麼但凡過去的事,都會給人一種並未遠去的感覺。剛剛發生的一切,倒是忘得快些。那些寫滿字的本子,曾經是一個榜樣。有時候字寫滿的程度,可以引起老師的批評:最後那個字快掉出去了!能把最後一個字,瘦瘦身寫進來,

原创 有望到來

每次打開簡書,最近尤其是,會往前數一數連續日更的天數,夠六篇最好。因爲六篇之後可以歇一天,由復活卡頂工。有點像早年的人們學習工作六日後,去過一個禮拜天。讀書的歲月中,正是週日這天的休息,撐起其它每一天的耐心。快了,快了,堅持一下,就放假了!

原创 舊文 關於月亮

每當中秋節來臨之際,總會有意無意多望幾眼月亮。只見她一天比一天圓起來,就像馬路上因過節更加奔忙的車與人越來越多起來一樣。月亮也很急似的。儘管讀過不少讚美月亮的文章,我卻不是很喜歡月亮。它懸在半空,那種據說是反射於太陽的光,總是亮得迷迷濛濛,

原创 午後這一片陽光

除了安靜,還是安靜。除了明亮,還是明亮。午後的陽光照進來,窗簾透着光,花色圖案彷彿已經動起來。一面牆迎着入室的陽光,在下端勾勒出規整的圖形,歡喜地白着,亮着。我把腳伸向有光照的地方,溫暖立刻圍上來。溫暖從腳趾一路漫上來。在午後的寧靜中,看光

原创 舊文 靜觀《浪潮》

剛來簡書的時候,有過比較勤奮的表現。但凡對某本簡友推薦的書產生了興趣,必定廢寢忘食幾天讀完。剛來簡書的時候,有過比較穩定的早上日更習慣。但凡改變了一下下,幾乎一天不得安生。如今,書許久不讀不聽,日更推遲再推遲。好像準備睡覺的時候,纔想起今天

原创 短句摘抄

能(把美人)一直留在手裏才叫本事。長得帥,連眼鏡也封印不了顏值。帥哥都是以窩爲出現單位。可惜了,英年早婚。果然三觀跟着五官走。深夜追劇玩遊戲,抹最貴的眼霜,熬最深的夜。因爲美女太多,鮮花只能插在牛糞上。都說孩子幹不了啥,但他可以讓你啥也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