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神廚的傳說》——太祖祕史同人二十二

那臨對老努兄弟的到來,比他們預想的要客氣,當晚就擺了一桌酒席招待他們,又給他們安排了寬敞明亮的大房間。既然那臨今兒這麼好說話,老努也就直說了 ,“咱倆聯手,一起打倒逆坎,你說咋樣?”那臨聽了老努求合作的提議,不表態,只是笑呵呵,“好說好說,

原创 爲穩定工作,停止日更

堅持了一年零九個月的日更,因爲最近的培訓學習,和接下來爲穩定工作要做的一系列準備工作,要棄了。說實在的,堅持了這麼久的日更,要停止,挺不捨的,猶豫了很多天,但時間精力有限,每天都有大量專業內容要記要背,晚上的時間又那麼少,除掉做飯喫飯洗碗洗

原创 《窗外》之隔閡:同齡人的悲歡也不相通

沒有人能理解,江雁容一個18歲的青春少女,哪來那麼多煩惱。父母不理解她,弟妹不理解她,同學不理解她,她也不能理解他們。江雁容最要好的朋友周雅安,在別人眼裏,倆人好得像同性戀,也只能理解她的一部分想法。在他們看來,江雁容只是太內向、太愛幻想,

原创 《窗外》之人生悲劇:一身才氣卻越過越差的男人

瓊瑤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窗外》中,影射現實的國文教師康南,分離的第一年裏,從嘉義給她寫過許多信,但她一封都沒有收到,也沒有去找他,過了若干年,兩人才再次聯繫。小說的結尾,江雁容看到老邁衰弱的康南,徹底幻滅,不敢跟他說話,不敢讓他看見,她曾經那

原创 《窗外》之中年危機:曾經恩愛的夫妻,爲何過得如此辛苦?

瓊瑤在她的傳記《我的故事》中提到,上世紀60年代,《窗外》被拍成電影,她的父母看完電影后,非常憤怒,母親甚至絕食數天,不跟她說一句話,直到全家人跪在母親面前苦求,母親才喝下瓊瑤兒子端過來的牛奶。她的父母之所以這般憤怒,是因爲這部電影,高度影

原创 《神廚的傳說》——太祖祕史二十一

老努在見州村方圓幾裏內外,仔仔細細地找了好幾遍,沒有找到雛鷹,危機感重重襲來。他就這麼一個兒子,就算兒子再搗蛋再頑劣,當爹的也不會真的不要兒子,要是雛鷹被壞人抓走了……想到這,老努用力折斷了一根樹枝,誰敢抓走他的兒子,他就要揍扁誰!他不用多

原创 《後宮甄嬛傳》不同走向之:佳麗不入宮(二)

甄嬛回到甄府,已是深夜時分,甄遠道夫婦,和幾個出來迎接的下人,和甄嬛一樣滿臉倦容。“都怪女兒運氣太背了!”甄嬛恨恨地咬着嘴脣,她早上出門時,期待回家看到的可是歡天喜地的迎接場面,而不是現在這樣冷冷清清的。其實,秀女中選是不可以回家的,要在宮

原创 一場誤會,奪走了一個花季少女的生命

這是上世紀90年代《故事會》雜誌刊登的一個故事,二十多年過去,中國的社會環境有所改變,故事的情節,在現今的人們看來,也許有些誇張,但仍有值得人們深思的地方。高中女孩白潔,接到一封信,被同學小宋打開來唸,念着念着,小宋氣憤地把信扔下,指責白潔

原创 《失火的天堂》:公子與佳人的愛情發展到最後,揭露的卻是人性的灰色地帶

1975年,展牧原遇到了第一個讓他怦然心動的女子——何潔舲。他28歲,外表俊朗,家世優越,風度翩翩。她24歲,美麗動人,渾身散發詩意和才氣。他對她一見鍾情,展開熱烈追求,她卻一再躲避,拒絕他的示愛,謊稱自己已經訂婚,想嚇退他。展牧原頭一次動

原创 《失火的天堂》白富美錯愛了草根帥哥

1950年,許家到臺灣的第二年,19歲的許曼亭,和22歲的楊騰相愛了。許曼亭是千金小姐,楊騰只是奶媽的兒子,即使他帥氣厚道,到底和許家是門不當戶不對。千金小姐會愛上奶媽的兒子,是因爲戰亂時期,富豪家庭也得到處逃難,和平民百姓一起擠火車,車廂

原创 《煙鎖重樓》:富二代被人害死,皆因從小被嬌慣太過

曾靖南是個典型的打壞一手好牌的人。出生在白沙鎮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家中的財富,足夠幾代人享用,祖母、父母疼愛有加,迎娶門當戶對、才貌雙全的夏夢寒爲妻 ,生下粉雕玉琢的可愛女兒,可謂是人生贏家。然而,曾靖南既沒有很好地利用自己的優厚資本,成就

原创 神廚的傳說——《太祖祕史》同人二十

面對嚴肅冷峻得堪比閻羅王的李稱量,小娜毫無懼色,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爹趕走了老努的爺爺和爹,又搶劫見州村,本就是他不對,再劫走老努兒子,更是錯上加錯,那麼小的小孩子,都要抓來對付,這要是傳出去,江湖上肯定說他的壞話,這樣,當然要放走老努兒

原创 《昨夜之燈》:鑽石王老五的可怕祕密,最終要了他的命

《昨夜之燈》中的葉剛,是個典型的鑽石王老五,擁有英俊超羣的外表,不凡的氣度,家財萬貫,如此優越的條件,卻害怕戀愛和結婚。從開頭看,讀者會以爲,他是因爲前女友林雨雁離開了他,去嫁給一個四十五歲的男人,受到打擊,纔不敢走入戀愛和婚姻。這就引起了

原创 《後宮甄嬛傳》不同走向之:佳麗不入宮(一)

乾元十二年八月二十,丹桂飄香,菊花盛放,處處美景,都洋溢着秋日豐收的喜悅,彷彿是一種祥兆。吏部侍郎甄遠道府裏,全家上下都爲大小姐甄嬛即將入宮參加選秀,心情無比歡暢。天還沒亮,甄嬛就早早起來梳妝打扮,穿一身淺綠色的長裙,頭上戴一支碧玉簪,還戴

原创 一個飽受謠言困擾的女子

《家庭》雜誌故事感想上世紀80年代初,一北京女孩,通過朋友,與幾個馬來西亞女孩交了筆友。雖然生活在不同的國家,年輕女孩仍是有很多共同語言,她們興致勃勃地分享自己的生活,對比着異同。北京女孩的哥哥卻阻止她繼續寫信,把她交外國筆友的事告訴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