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錦堂春慢·薔薇堪謝

                                                                  錦堂春慢·薔薇堪謝        曾上樓頭,春深柳細,疏風燕剪雲斜。冷冷丹脣,輕吐款款蘭奢。縱使蝶棲蟠木,卻

原创 除了“當官”,還能做什麼?

        最近,得知楊柳先生到宜賓白酒學院擔任執行院長,很是爲他高興——“轉戰”多個領域,都有所成。感嘆之餘,又記起與他關於爲人爲事爲學的一次閒聊,他說,(你們)搞行政工作的,除了當官,還能做什麼?作爲曾在省社科院工作,還先後擔任過《

原创 晴雯無可抗拒的命數

        晴雯與焦大都是《紅樓夢》一衆“奴才”中少有“光芒”閃爍的所在。尤其是晴雯那帶有青春期氣息的調皮、叛逆和美麗,惹動着許多讀者的憐愛之情,而她比焦大更爲悽慘的結局也是讓人唏噓不已。其實,《金陵十二釵副冊》“霽月難逢,彩雲易散,心

原创 民辦教師

       夜色,還濃得像塊黑板。響起了你,挑擔或是翻土的聲音,像粉筆,輕輕一劃,鄉村睜開了黎明的眼睛。       趕着太陽,別人下地,而你卻走進了課堂。別人經營着自家的企業或田地,你在耕耘着懵昧的心靈。你是牛,書是耙,秋就種在孩子們的

原创 一個山村教師的一天

        當他被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吵醒起來時,妻子已收拾好了背篼,已在叮囑兒子快起牀煮飯,兒子含含糊糊地應承着。        一跨出家門,那透出陣陣花的馨香的清涼空氣令他愜意極了。他們一邊說着話,一邊趕到地裏收麥子。他是教師,整天都在

原创 鴨子與博弈

 1979 年冬天,劍橋大學生物學家大衛·哈伯作了一項非常有趣的飼養鴨子的實驗。    有33只的一羣綠頭鴨棲居在大學的植物園中,在一個固定的池塘遊蕩。它們在那個池塘中找尋食物。每天的搜尋對於鴨子來說很重要,因爲它們必須保持一個極小的體重來

原创 那些年代的將(qiāng)借

        記不清是哪年子(1)了,反正那天家裏揭不開鍋(2)了。一大早沒喫飯也沒得飯喫,額爺(3)老(4)一捆竹子,額媽老一捆竹子——我在後頭的巔巔(5)上幫到搭把(6)力擡一下,一起趕到西河壩去賣點錢,好買些米、面回及(7)喫。爲了

原创 山鄉之秋

     這是一個美麗的地方。那年九月,我也到了這兒的學校任教。     校園的後面是一坡柑桔子林,當時雖還蒼翠欲滴,對面那一脈綿延到遠方的大山卻已透出一股成熟的馨香。不遠處的小河中,河水時緩時急地在巨大的鵝卵石間流淌。河邊的山崖上,那裸露

原创 一百年後也是文物

       馬先生雖非書香門第,卻也科班出身,常詡爲文化之人。一路奮鬥而來,不知幾多艱苦,最終主政一方而欲施展才華。       馬先生果然出手不凡,上任不久即提出以再現漢唐氣象爲核心的城市新區建設規劃思路。可是這一依山傍水的黃金區域內有

原创 天台山上的是冰臼還是壺穴

        邛崍天台山以罕見的箱狀向斜丹霞與巖熔混雜地貌和“山奇、石怪、林幽、水美”的自然風光,成爲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發源於伏牛山及玉霄峯的金龍河橫貫天台山景區,清淺的河水沿整塊紅砂岩基河牀在三級臺地的蜿蜒“跌落”中,形成了長灘、海子

原创 蜞螞子文化

       某君外號蜞螞子——即青蛙之類的俗稱,至於其名號所來不得而知。當地的男女老少無不知“蜞螞子”,而本名反倒忘了。       某君讀書不多卻善商,以酒致富,之後進入文化旅遊地產開發。在當地商界名聲漸顯後,當選爲某某代表,可謂之富而

原创 從司馬相如的“下海”說儒商

    《史記·司馬相如列傳》記載:“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與馳歸成都。家居徒四壁立……相如與俱之臨邛,盡賣其車騎,買酒舍酤酒,而令文君當爐。相如身自著犢鼻褌,與保庸雜作,滌器於市中。”因此,我曾經以爲司馬相如開創了中國文人“下海”的先河,

原创 高陽臺·詠夏花

       春去榴紅,蝶兒暗渡,夏時多少花光。梔子相看,一班茉莉魂香。朝開木錦籬邊笑,別岸家、鳶尾陂塘。俏佳人、丹蔻芊芊,金鳳初妝。       年年菡萏開何在,更蓮生清泚,百合雲裳。萱草無憂,紫薇不壓新篁。夜來牽牛還餘醉,縱夢迴、恁個思

原创 加裝電梯熱鬧中的冷思考

        最近,一位朋友向我推送了《今日頭條》上的一篇文章:《司法局長撰文談加裝電梯!淺議加裝電梯的法律適用》(後文簡稱《淺議》),要我從文化的角度來談談自己的看法。這雖然是當下的一個熱門話題,但顯然屬於法律或法理的範疇,怎麼就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