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始終要讓你筆下的人物引領着你

顯而易見,當一個人物獨處時,你無法進行編織,除非他是那種經常自言自語的人。正如我之前提到的,你應該儘量創作有多個人物參與其中的場景。人物在進行思考,而讀者只是在閱讀他們的思維活動,這始終沒有看着人物互相交流要來得有趣。相同的理由也適用於創作

原创 找到故事自身的節奏

何時應該編織、何時不應編織,我無法給出任何固定的規則。要編織得精美,你就要找到故事自身的節奏。關於你的故事,你可以問自己幾個問題,尤其是在改寫階段,這能有助於你瞭解,對特定的場景來說,哪些元素最有效。·故事是否進展得有點慢,我是否需要加快節

原创 快節奏對話產生的效果

下面這一場景出自查爾斯·巴克斯特(Charles Baxter)所著的《愛情盛宴》(The Feast of Love),我們來看一下吧。敘述者布拉德利(Bradley)在一家名爲吉特斯的咖啡店工作。與他一起工作的克洛艾(Chloe)問他,

原创 節奏是最應該考慮的小說元素

在考慮何時該將對話、敘述和行動編織在一起,何時又不該這麼做時,節奏大概是你所應關注的一種最常見的小說元素。如果你正在創作一個快節奏的衝突場景,其中涉及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人物,你應該考慮只使用對話,至少在部分場景中應該這樣做。或許你筆下的人物剛

原创 搞定你的故事

[1]選擇一個你自己作品中的場景,或者選擇一個你想添加到自己故事中的場景。練習反覆創作這一場景。第一次,只使用對話;第二次,只使用敘述;第三次,只使用行動;最後一次,將三種小說元素編織在一起,創造出一種立體的效果。[2]從你創作的故事中,挑

原创 何時無須編織

學着怎樣進行編織很重要,但話說回來,學着何時不去編織也同樣重要。創作一個只有對話、敘述或行動的場景是否有時也是一件好事呢?無須編織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你想突出敘述者的某一性格特徵,或聚焦人物正在談論的某一具體事件。你不想讓場景變得雜亂,不想分

原创 問問自己那些場景是否感覺真實

怎麼知道在何時、何處加入何種元素?在這一過程中,也許主要依靠的是直覺。在撰寫初稿時,並沒有過多地考慮怎樣將這三種小說元素編織在一起。爲了編織這三種元素,你必須進入人物的內部。你不能思考怎樣去進行編織,至少在寫初稿的時候,你不能這樣做。在修改

原创 將三種元素編織在一起

大多數時候,我們想利用這三種元素(對話、敘述和行動)使場景達到平衡。這就是爲什麼你應該儘可能地把多個人物置於同一場景之中。相較於只有對話、敘述或行動的場景,將三種元素編織在一起的對話能夠達到更好的效果,能在情感上極大地吸引讀者。下面的例子是

原创 將敘述編入對話

敘述似乎是大多數作家最愛的元素。我很少見到故事中使用過多的對話,但我卻經常看到故事中使用過多的敘述。敘述是在講述,而對話是在展示。故事中有時需要講述,有時需要展示。這是我們在學習編織時的一個技巧——知道何時該做什麼。敘述是故事的一部分,可以

原创 對話場景無敘述和有敘述的區別

看一看下面的對話場景,首先是沒有敘述的,然後是加入敘述的。無敘述:“親愛的,我真的覺得我們應該停下來問問多佛街在哪兒。”“沒這個必要,寶貝兒。我知道路。”“那爲什麼我們在這附近已經轉了四十五分鐘呢?上次鮑勃(Bob)和休(Sue)邀請我們去

原创 沒有對話的行動通常缺乏內涵

無論對錯,我都受夠了。我轉過身,把一隻手放在凱拉的腦後,讓她的臉貼到我胸前。她的雙手摟着我的脖子,她很害怕,把我摟得緊緊的。金描寫了另一個亦真亦幻的人物,接着: “麻煩讓一下。”我說着從他身旁擠過去。“鎮裏沒有醉鬼,你這瞎攪和的渾蛋。”他說

原创 讓生動鮮活的人物躍然紙上

許多年前,電視評論員就只有頭部特寫嗎。人們幾小時就坐在那兒,聽着電視評論員說話。不知怎的,那時的人們覺得這就足夠了。搖滾歌星只是站在臺上,唱着他們的歌,好吧,埃爾維斯(Elvis)是個例外,他稍微扭動着臀部,把大家嚇壞了。那時,只是唱歌就足

原创 敘述和行動中穿插對話

在小說《屍骨袋》(Bag of Bones)的一個行動場景中,作者斯蒂芬·金成功地做到了這一點。在這一場景中,金描繪了一場狂歡節,他採用自己一貫的神祕風格去創作這個場景,因此,這一場景顯得亦真亦幻,主人公邁克(Mike)一邊進行狂歡,頭腦一

原创 將對話編入行動中製造立體感

在一個以行動爲主的場景中,不時地插入些許對話,將會令此場景富於立體感。另外,這也更貼近生活。即使某種行動吸引了我們的大部分注意力,我們也不會完全停止說話,但很可能會說得更少,這取決於我們正在從事何種行動、這種行動激起我們的何種情感。在創作行

原创 生活充滿各種事物的交織

我們進行編織,因爲這就是生活。我們的生活中充滿了各種事物的相互交織。我們起牀,考慮工作計劃,跟伴侶聊聊當天的事,喫早餐,送孩子去學校,想想跟鄰居的矛盾,去工作,想着下班回家的路上需要停下來去辦的事情,沒完沒了,直到晚上倒頭睡去。這就是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