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國士一路走好!

國之棟樑轟然倒下,這是中國的巨大損失,也是人類的一個損失。他讓14億人不再體會過餓肚子的滋味,他是中華民族的神農氏,他爲中華民族的復興打下了根本的基礎。我們喫飽了撐的,我們有這樣的幸運有賴於袁爺爺的恩賜今天他走了,我最崇拜的偶像倒了但是沒有

原创 這纔是真正的學者: 把腳踏在中國的大地 - 草稿

有一類學者很讓我們感動。從費孝通的《江村經濟》開始,有那麼一種學者,他把腳踏在祖國的大地上,諦聽着大地的律動,而不是躲在書齋裏獨自吟秋。他們可能就是魯迅所說的民族的脊樑吧。看了一個關於社科院學者的一個講座,我在看,非常棒,用腳踏在祖國的大地

原创 關於日更的再思考

因爲斷更的事,各位小夥伴們給予很多的建議和討論,使我受益良多。每個人情況或是秉性不一樣,選擇日更和不日更,只要堅持寫作都是非常好的事。日更是長期主義的一種形式之一,是行動力強大的一種表現。而不日更,選擇不同的寫作節奏,只要一直做下去,同樣也

原创 很遺憾,斷更了!

這次堅持了32天。斷更了,很遺憾。不過從這兩次堅持了一個月左右的日更來看,日更對我寫作水平提高作用不大,有時會陷入爲日更而日更的誤區,文章水平比較差我都不好意思發在公衆號和社羣裏。嚴格來說這不是”寫作”,而且”寫字”。因爲一篇好的文章,比如

原创 閱讀筆記 | 《荊棘鳥》故事敘述的複線結構

最近在讀《荊棘鳥》故事中情感敘述是複線的,在大的結構 克利裏家族從新西蘭移民到澳洲的家族故事外,由看到三條感情線:1. 梅吉媽媽都感情線,長子弗蘭克去她婚前私生子,但那個男人是誰?該有如何的故事?我還不知道,還沒看到。2. 梅吉姑媽、莊園主

原创 讀書雜談 | 又見《荊棘鳥》

(譯文出版社今年重新出版《荊棘鳥》,應朋友之邀重讀《荊棘鳥》,今日看了部分,故事大概記得,細節已不記得,今天先寫幾句作爲日更,待重讀完再認真寫一篇書評。)提起考琳· 麥卡洛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是說起《荊棘鳥》,出生於70-80年代的人就會恍

原创 《刻意學習》筆記

(白天不抓緊,晚上就抓瞎,一有事就沒時間日更了,又沒有存貨。等有空再完善,不知啥時有空,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今天開車聽了一下《刻意學習》,感覺比《一年頂十年》實在和強多了,品級也高點。所以隨手做了點筆記:1. 持續行動理論。一般人能持

原创 《一年頂十年》: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剽悍一隻貓《一年頂十年》通俗易懂,看起來很輕鬆,可以在低谷時看看振奮一下精神。書自序第一句。”2014年8月的一個深夜,我躲在被子裏痛哭。一邊哭,一邊問自己: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嗎?“我馬上想起歌德說的“未曾在長夜哭泣的人,不足以語人生“,這本

原创 洗澡小記

我差不多每天中午12點左右去健身房。正好中午還有個跳操班,那些人一般1點鐘結束,所以1點後洗澡的人特別多,唧唧咋咋娃咋咋乎乎大媽成羣,一般我都避開這個高峯,要不提早5分,要不推遲10分。否則等半天沒位。現在健身房老闆也聰明瞭,洗澡不是和以前

原创 我最近的”低級趣味”

最近我有點迷於種花種草,大把的時間都放在看拼多多花草直播了,津津有味地做壁上觀,不是礙於實在是沒地方放置,同時也是懾於自己種植技術差,怕買回來把那些花草小命給糟蹋了。只能過屠夫而大嚼。這正如胡適,喜歡打麻將但技術實在是太差,於是經常智能做壁

原创 學霸和學渣是天生的?

今天家裏來人,開車在郊外轉了一圈,晚上大家又高高興興吃了頓火鍋,日更又拖拉到晚上,並沒有按照原定的計劃上午完成。眼看已近晚上10:30,想着日更還沒有完成,就帶來輕微的焦慮感。都說21天能養成一種習慣,但是對於日更已經超過21天的我來說,還

原创 寫作與時代

倉稟足知禮節。同樣,只有物質極大富裕的時代——盛世,纔有可能進入全民寫作時代,寫作社羣才能夠成爲創業項目之一種。全民寫作的時代的到來必須有具備三個條件: 一是喫飽了喝足了,有富餘的精力。二是全民教育的普及。中國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如現在這般教育

原创 無戒學堂 Ⅰ 母親節散記

今天是母親節,無戒學堂的命題作文。我幾乎沒有寫過母親,我也不太善於個人敘述。我的媽媽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沒有什麼動人的故事,我也不擅長用動人的語言去表達我對她的愛。我們相互的愛都是用生活中的行動自然的一種表達。小的時候是母親照顧我們,如今

原创 人生得有多大的慾望,才撐的起這樣的一生——吳起小傳

日更和堅持每天跑步對我就是個非常大的碾壓。光這麼點小事就足夠給我喝一壺。如果要把日更和跑步這種小事堅持五年,我現在都不敢說我能。但是我不能的,卻不代表別人不能。我覺得有一個人就能,而且會一輩子做下去。我所想到的是戰國時期的軍事家、政治家吳起

原创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李白小傳

‘我很喜歡李白這句詩,一看就是個有氣魄的人,就像馬雲說他對錢不感興趣一樣,真不是吹牛。李白是天生的詩人,他的詩寫得太好了,好得都有點不真實,所以人們覺得他就是被貶下凡的神仙,而不是常人。而李白不這麼認爲,他覺得做個詩人是雕蟲小技,他的才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