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多倫多老城肯辛頓市場

這張明信片上是花仙子壁畫。壁畫的地點在多倫多的肯辛頓市場。這是本地的一個文化景點。它始建於上個世紀初。最早是個猶太人市場。移民來的猶太人在買下這裏的房子後,懂得做生意的他們在房子前面擺起了攤,有的甚至把臨街的客廳改成店面。慢慢地這片地區就成

原创 《微習慣》裏的一個有用的公式

去年買了一本行爲科學家弗格寫的《微習慣 Tiny Habits》。在第一章,弗格將人們的行爲用一個公式表達出來,挺有意思。這個公式是:B = MAP行爲 (Behavior) = 動機 (Motivation) + 能力 (Ability)

原创 看到它們洗澡,我驚呆了

觀鳥有近三年了,經常有幸看到各種小鳥洗澡的樣子。(它們洗的時候都是衣冠整齊的,所以應該不算偷窺。)大部分小鳥洗澡的時候,是站在水淺的地方,頭猛地往水裏一紮,同時翅膀快速扇動,頭左右抖晃,這樣水就能進到身上皮膚。兩三秒完成一套流程,停息片刻又

原创 《別忘了我》:發人深省的結局

昨天看了一部電影,結局太出人意料,發人深省。電影名叫《別忘了我 Remember Me》。主人公泰勒,父母離異,父親查爾斯是一家大公司的總裁,是工作狂。22歲的泰勒有個讀小學的妹妹,還有個哥哥幾年前自殺身亡,泰勒認爲父親沒盡到爲父者的責任,

原创 “叔叔,城裏人鄙視農村人嗎”

叔叔,城裏人鄙視我們農村人;我們彝族人遭嫌棄,是真的嗎?前一段時間收到一個彝族小筆友的信。信中他講到聽說城裏人鄙視鄉下人,彝族人也容易遭嫌棄,讓我思考關於鄙視和歧視的問題。鄙視是一種行爲,指一個人因看不起另一個人而表現出來的行爲。而歧視則是

原创 《兩個國度之間》: 得了白血病之後

半年前,在書店裏的“暢銷書”架上,看到這本書,讀了前面幾行,就被吸引住。再看了簡介,是可讀的書,毫不猶豫就買了下來。在加拿大,一般不輕易買實體書,因爲看書還有好幾種方式,比如從多倫多圖書館借實體書,或借電子書,買中文版電子書,買電子版電子書

原创 跟明信片去旅行|勒芒古城一角

幾年前一口氣買了一百多張法國老明信片, 其中有十多張的主題是勒芒古城。上面這張明信片是我喜歡的幾張之一。建在斜坡上的房子,長長的小巷,石板鋪成的梯道,拱形的城門,讓我覺得有點親切感。我的老家是個小山城,很多房子也是建在斜坡上。我們家的房子所

原创 加拿大鄉村印象

上個週末去離多倫多近200公里的鄉村住了兩天,過了個難忘的週末。說是鄉村,準確點說是農業區的小鎮。小鎮名叫西姆可(Simcoe)。友人大勇和太太吳姐與他們的小狗在那邊住了近五年,已習慣了那裏的生活。他們的女兒在紐約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在疫情

原创 愛頂嘴的孩子

最近跟朋友聊起小孩子的頂嘴問題。我家的兩個女兒,一個十歲,一個十二歲,兩個人偶爾會頂嘴,愛辯論。按中國傳統,這樣的孩子不聽話,不懂事。其實我卻很欣慰。一個聽話的孩子,長大後也可能是在單位聽領導的話,在家聽配偶的話。這樣的人往往失去了獨立思考

原创 《湯姆叔叔的小屋》: 通往自由的地下鐵路

最近受一個朋友的影響,重讀《湯姆叔叔的小屋》。朋友其實是個小筆友,是一個四州大涼山一箇中學高中生。我讓她分享讀過的喜歡的書的感受。她在幾周前給我的信中提到她很喜歡《湯姆叔叔的小屋》,並寫了幾個她喜歡的人物。這本書,我讀初中還是小學的時候也有

原创 鼬小寶的威力

千萬不要低估臭鼬的威力。這是我上週學到的經驗。與它偶遇近一週過後,我的揹包仍散發它的獨特味道。我的一件衣服在用手搓與機洗、甩幹、晾乾幾道清潔工序後,不用湊得太近,還能聞到那種與麝香同宗的味,在味道里,我似乎能聽到它得勝的歡呼,以及臭味分子大

原创 森林合唱團(詩)

飛翔閉上眼併攏雙腳伸展雙手給自己安上翅膀你便能飛翔越過高山掠過海洋去那心所向往的--地方到那思念的人--身旁所以擦乾眼淚給自己一個微笑讓翅膀在背後伸展林中漫步風中的毛毛蟲一隻毛毛蟲在風中起舞 如雜技演員 在從天而降的絲的末端原來小小的毛毛蟲

原创 森林日記 | 藍鷺與白鷺

在我家北邊1公里多處有個小水庫。水庫是用作防洪的,庫的上下游都是小溪,下游與溪相接處是個水壩。水庫和溪的兩邊都種有許多樹,因些也吸引了很多鳥在那片區域定居。家附近的森林裏,所有樹都枝繁葉茂,鳥們隱身其間,只聞其聲不見其身,加之蚊蟲和毛毛蟲甚

原创 跟明信片去旅行|多倫多卡薩羅馬城堡

這是一張1958年的明信片。明信片上是多倫多的卡薩羅馬城堡。城堡建在一個小山坡上。最近一段時間,清晨時我常會站在城堡背面的坡頂上,往南俯望,可以看到多倫多著名的士巴丹那大道以及大道末端的多倫多電視塔。曾經是世界第一高的建築結構的電視塔看起來

原创 森林日記 | 它們的喫相

欣賞小灰兔喫草,是最減壓的事。前一週的一個下午,我在朋友家的餐廳閒坐。餐廳的窗戶正對後院。朋友的左右和後面的鄰居都栽了好些樹,所以經常會看到鳥在樹上或後院玩耍。後院的草地還沒割,長得很長,而且長了不少蒲公英。我站在窗旁左右張望看有沒有小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