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87)

話剛落音,我看着潘煒欲言又止的樣子,心底就有點暗暗後悔。追問他人的往事就像這酒場上毫無節制的勸酒,硬逼着別人喝的結果,無非就是讓彼此難受。楊碩看出了這其中的端倪,他舉着酒瓶站了起來,“煒哥,來,你愛好足球,我喜歡籃球,爲我們曾經都有體育愛好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88)

“這麼說老潘你算是逃婚跑出來的?”我感覺酒桌的氣氛有些走樣,就調侃了一句,順便舉起酒瓶示意陪一下。“靠,不提這茬了。阿賓我現在是真羨慕你們啊,沒成家,無牽無掛。結婚成家後就TM一堆破事,哎,不說了。” 潘煒感嘆說上學時老師天天嘮叨大學是天堂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86)

“這錢充到別人的信用卡里,不會有啥糾紛吧?” Cobby睜着大眼怯生生地問道。“噗呲。”潘煒一下沒忍住笑出了聲,“銀行只考核發卡量,反正開一張卡我們業務員提成幾十塊錢,街頭上攤一擺,那些小夥子小姑娘看着有免費的禮品領,資料一填身份證一複印,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85)

資金的事兒潘煒說可以搞定,我是有些不確定。他不是金融或財務科班出身,再說了,按他的說法,來廣州也就一年左右的時間,而這之前,就像他剛剛和阿文講的,還一直在做電力系統本專業的事情。當然,還有一點我不方便明說的就是,街頭擺攤兒推廣信用卡編制外的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84)

一個悲哀的事實就是:和潘煒雖是同系同屆的同學,可在校期間沒有交集,工作後偶然再碰面,端坐在一起彼此都侷促不安,交談也是尬聊。阿文趕到的時候,我總算長舒一口氣。足球成了他們倆熱聊的主題,菜陸續上齊後,阿文卻起身要走,他說晚上的確抽不開身。我看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83)

聊天時我給阿文發去了信息,告訴他我在業務辦理時遇到了潘煒,還特意強調了業務不順,讓他方便時回信。不一會兒,阿文的電話進來了,這會兒他陪着領導在醫院。“晚上有沒有時間碰個面,業務問題討論一下,另外潘煒也在,你和他聊兩句。” 電話遞給潘煒後,有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81)

在咖啡館門口和曲琴道別時,我笑着說道:“你這時間可掐得真準,看來以後約你談事要付費買鍾了。”曲琴慌不迭地解釋說:“賓哥,的確不好意思,等下還有個重要的會議,不參加不行。”她說作爲一家全國性的城市商業銀行,他們在持續引入戰略投資,計劃用兩年時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82)

按照曲琴建議的路徑操作也不是很順,阿文和阿玉倒是很配合,我擬了兩份借款協議,他們姐弟二人很爽快地簽完字後,我去到馬場路的銀行網點,很順利地完成了轉賬動作,將資金彙集到我名下的賬戶裏。可接下來的流程就有問題,當期沒有憑證式的國債可供購買。我有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78)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公司全員都收到了總部的戰略調整公告,大意是要開闢新的產品研發方向,準備上馬手機終端研發。消息一出全公司一片譁然,以光網絡傳輸設備知名的北電,居然瞄準了消費終端?做小型路由器還可以理解,直接盯上了手機就跨幅太大了。和NOKI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79)

在白雲賓館大堂的咖啡屋,阿文正一個人安靜地喝着咖啡,我還沒坐下,他就徑直地拉開手提包,摸出兩張銀行卡和一張手寫的A4紙甩了過來。“阿賓,儘快把我姐這張卡上的餘額倒到我卡上,同時按這個明細轉出一部分。”我瞄了一眼,賬戶不多可數目都不小。“靠,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77)

我關上車門,隔着車窗對阿文說道:“你早點休息吧,看你那樣子是嚴重的睡眠不足。” 阿文打着哈欠發動了車,苦笑着告訴我單位醫院夜場三地兒跑,不累纔怪。單位和夜場之間跑動好理解,這醫院是啥情況?我連忙問了。原來是領導的老媽子已經不行了,送往了竹枝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76)

臨近晚上12點時,阿文的回覆短信姍姍來遲,他讓我十分鐘後過旁邊的加油站等。出門時楊碩還在全神貫注地研究JBB的各種遊戲玩法,我打招呼時他簡單哦了一聲,頭都沒擡一下。阿文的車已加好油,在加油站洗車位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停着。上了車,我發現阿文的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75)

電影《天黑請閉眼》很無聊,人性本來就經不起考驗,一曲簡單的遊戲被別有用心的罪犯巧妙利用,假戲真做了。散場後時間還早,Cobby提議再找個地方逛逛,被我拒絕了。我讓他早點回窩休息,實在無聊就去看一下曲琴,買點宵夜過去暖暖她的胃和心,這種小恩小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74)

飯喫到一半,楊碩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我心生好奇,“怎麼了小楊?痔瘡發作了?看你那一臉便祕的像?” 楊碩沒接話,瞟了一眼Cobby,我大概明白了,他有事兒說又擔心Cobby在場不方便,“沒事兒,說吧。”“賓哥,那個遊戲的玩法我研究過了,還挺有意思

原创 70後大叔之不惑記憶:半生慌張(172)

早上起牀時,發現楊碩已經坐在電腦前,正聚精會神的上着網。“你小子今天怎麼這麼早啊,還是準備去送花了?”我洗漱完後調侃道。“沒呢,賓哥你交代的事兒,我不得先摸透再下手。”楊碩回過頭呵呵一笑答道。“這有啥好摸的,你直接點取現就行。”我邊整理揹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