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笑着流淚

時間像是泡在糖水裏的紗布,過往的事情從記憶中抽取,經過紗布的揉搓擦洗,都裹上了甜味。剛浸泡的紗布,甜味不足,新來的記憶倘若充滿苦意,淡薄的甜味反要加深這難以下嚥的苦。相識,戀愛再到分離,一段緣分散盡,初別時,滿目淚水,滿心疼痛,時間無悲無喜

原创 論小心翼翼的父母

知乎有一個比較火的話題:如何看待父母最大的悲哀是年老後在子女面前變得小心翼翼?最高讚的回答總結下來是:風水輪流轉。小時候父母擁有經濟制裁力,子女全仗父母撫育,生存的本能叫子女膽戰心驚;壯年後子女翻身做了經濟的主人,父母依賴子女養老,生存的本

原创 糾結寫字之路

高中的時候喜歡寫詩,寫了還不少,這些年輾輾轉轉,大部分已經丟失,只留下一個筆記本一直跟在身邊,這兩年開了一個公衆號,挪了幾首上去,於是最後的筆記本也丟了。上大學,開始嘗試寫網絡小說,這東西門檻低,也有不少寫手賺到錢,就拉了幾個朋友一起連載,

原创 挪兩步

好些年前,和朋友一起乘公交車。人很多,好不容易擠上了車,腳落穩了,我便守着自己的位置不動,心想束縛是束縛了點,好歹是上了車。朋友不同,他擠開人堆,一步一步朝後排慢慢挪動,那裏位置要空一些,可以小範圍轉動身子,站着要舒服很多。很多年過去了,不

原创 渡海尋島

有一片海,傳說海上有一個美麗的仙島,仙島上有能想到的一切美好。很多人都想去仙島,阿木是萬千人中的一個。阿木準備了一條船,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他乘着船出海了。船下了水,阿木划動船槳,朝着早已認定的方向,筆直前行,無風無浪的日子,船開得十分平

原创 從前回家不易,現在離家很難

打記事起,我就一直生活在老家小小的地方,把一樣的景色瞧了一年又一年。年紀漸長,我開始覺得厭倦,很嚮往遠方,很想出去瞧瞧,這個想法像樹一樣紮根在心頭,一年比一年茁壯,一年比一年茂盛。 可我沒有機會,我膽子小,也沒有錢,我煎熬着,忍耐着,等到

原创 有時候,接受是一種成全

前兩天妻子給我發微信,說:懷孕在家這段陣子,太麻煩姥姥了,姥姥身體不好,本該是我盡孝心好好體貼她,可這孕吐折磨人,一整天一整天不舒服,反而要姥姥照看我,給我做飯洗衣服,替我擔驚受怕。 又說:姥姥對我這麼好,我想要給姥姥買點東西,又不知道買些

原创 給憂傷來個慶祝

文/勤言不勤語 天已經暗淡,十一月份,遲鈍的深城終於有了一點涼意。 我一人靜靜走在路燈下面,影子忽然拉長,又忽然縮短。這是往日我喜歡的遊戲,這晚,我的眼睛很吝嗇,我只看路。 我在想一封剛收到的郵件,是很簡短的退稿信,我十分有經驗應對這種客氣

原创 講一個小海的故事(下)

小海臉上再次出現久違的笑是在上高一的時候,他一笑露出一個小虎牙,我問他,什麼喜事,他只笑,緘默並帶着甜蜜地笑。 後來,我才知道,他戀愛了。 雖然不願承認,但他真的很帥氣,長得又高,配上憂鬱的氣質,再加上文藝範兒十足的吉他一旁裝飾,對於還不懂

原创 《小王子》的兩種打開方式

《小王子》這本書很多人應該看過,沒有看過至少也聽過,它是法國作家安託萬·德·聖·埃克蘇佩裏於1942年寫成,出版後備受好評,其世界閱讀量僅次於《聖經》。 關於這本書的解讀也非常多,非學者,學者,甚至專家,各種各樣的解讀,源源不竭。 我不作評

原创 該不該對另一半無條件信任

這兩天,在知乎上看到這樣一個話題:情侶間能坦誠到手機添加對方指紋嗎? 我想把這個話題再往深挖一下:兩人相處該不該對另一半無條件信任? 我確信應該的。 我大二的時候追到了現在的老婆,到今年結婚已經步入第八個年頭。 這一路走來,其實頗爲不易,

原创 再見,說說

無聊之餘,登錄了QQ,隨意打開QQ空間,瀏覽起以往發表的說說。這是我學生時代最熟稔的互聯網操作,現在已經有些陌生。 還記得第一次網吧之旅,是C同學拉起的,我像是一隻剛從洞裏面出來的兔子,畏手畏腳,又躍躍欲試。剛碰電腦,花裏胡哨的遊戲還玩不轉

原创 地鐵小視

深圳地鐵線很多,四通八達,出行便利,但上下班高峯期,有些線路也特別擁擠。 因爲貪着房租稍稍便宜,我前些日子搬到一個人很多的地鐵站附近,週一上班時候,我已經有了足夠的心理準備,卻仍然被嚇壞了。 印象中只有春運或者節假日的火車站才需要在車站外面

原创 我收到的三封信

至今,我收到過三封信。 第一封信是在開往大西北的火車上發現的。 高中畢業那年,我從江西坐三十個小時的硬座前往蘭州上大學,火車已經行駛了一個夜晚加一個白天,應該是凌晨一兩點的樣子,頭腦昏脹的我從書包的外層翻出了一封信。 打開後發現是我弟寫給

原创 易變的幸福

幸福是什麼?燈光靡散的大街,來往的車輛川流不息,從混亂不堪又井然有序的人羣中,隨意抽離幾人,把掛滿廣告語的話筒遞到他們跟前,問出這個問題。答案肯定會有很多,比如:賺很多錢、住豪華的大房子、有一份滿意的工作、娶一個漂亮的媳婦、一年四季都在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