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逆予光】第二十五章:有恃無恐

  第二十五章:有恃無恐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荊無秋這話一出,商陸久久未語,他看着眼前的人。  少年老成,本該在父母懷裏撒嬌的年紀,就已經成長爲大人,本該有個好前程,卻因一場陰差陽錯橫穿過荒蕪沙漠戈壁。  他的命運比小說都要離奇

原创 【逆予光】第二十六章:不說怎知

  第二十六章:不說怎知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這一聲兒打斷了615病房裏三人的討論,討論已經到了瓶頸,荊無秋覺得,肯定還有線索他不知道,而楚蘭清三人的對話,或許至關重要。  不過那三個人傷的都不輕,能問話的就算是醒了,恐怕也來不

原创 【逆予光】第二十四章:說開

  第二十四章:說開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病房空氣凝滯,殷瑤率先反應過來,走到病牀邊坐下。她身上制服還沒換,工作時素面朝天,只是眯了一會兒的功夫,見的又是熟人,便只是簡單的漱口洗了臉。  殷瑤神清氣爽的坐在他旁邊,晃了晃手裏的錄

原创 【逆予光】第二十三章:巧合

  第二十三章:巧合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橫濱醫院,荊無秋捏着那張血檢單,指尖顫抖,上面明晃晃的雙A型血適配,讓他一時之間不知該笑該哭。  他將自己從壞情緒裏拽出來,將血檢單揉皺丟進垃圾桶裏,嗤笑一聲:“既然錯了,那從現在開始,

原创 【逆予光】第二十一章:生死一刻鐘

  第二十一章:生死一刻鐘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楚蘭清拍攝完,容淵的經紀人卻因有事先離開,沒辦法,他只得順捎帶上容淵一程。  荊無秋的話他不是沒聽進去,當年白藏留下的細節點很多,他被歡喜衝昏了頭沒有追究,現下倒是有心試探一番。 

原创 【逆予光】第二十二章:我確認

  第二十二章:我確認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荊無秋半跪在楚蘭清身邊,那人臉色蒼白,睫羽垂下一片陰影,蓋着衣服,看不到身體的模樣。  在他身邊,躺着趙藺和容淵,兩個人臉上均帶着傷。  荊無秋坐下來,坐在趙藺和楚蘭清中間,將手輕輕覆

原创 【逆予光】第二十章:奔向他

  第二十章:奔向他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顧銘舍的情緒不對,向辭一下子就發現了。  “怎麼了這是?我這還沒死呢,你們一個兩個跟死了親哥似的。”荊無秋舉着吊瓶,披着衣服站在病房門口,喉嚨不舒服又怕牽引到傷口,輕聲咳了咳,“帶了什麼

原创 【逆予光】第十九章:最高優先級

  第十九章:最高優先級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車子停在橫濱醫院,顧銘舍付了錢,半拖半抱的帶着荊無秋進了醫院,喊了人之後,目送其被帶進治療室。  護士走到顧銘捨身前,關切的問道:“你是受傷了嗎?要不要跟我去包紮一下?”  “啊?我

原创 【逆予光】第十八章:方案B

  第十八章:方案B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趙藺接到荊歲安的電話,人是懵的,因爲上一刻,他剛接到荊無秋的消息,說荊歲安不會到場。  發佈會現場,楚蘭清孤零零的坐在那裏,趙藺收起手機,坐在他身邊。  這一幕何其相似?  楚蘭清幾乎錯

原创 【逆予光】第十六章:糾結

  第十六章:糾結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宋椋有那麼一瞬間幾乎想要不惜一切做掉楚蘭清,哪怕這人會恨他。  “那你告訴我,你自毀前程,甚至想去荒蕪之地是爲何?你告訴我,你脖子上的那道疤從何而來?那姓楚的,又有什麼值得的?”宋椋語氣一

原创 【逆予光】第十七章:大霧四起

  第十七章:大霧四起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荊無秋習慣走樓梯,所以也沒跟餘洲撞上,他本來想來問一下趙藺這邊的處理方法,結果就碰見了這沉默場面。  他不好意思笑了笑:“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不,來的正好。”  楚蘭清站起

原创 【逆予光】第十五章:他不值

  第十五章:他不值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世界是一道精緻的灰,所以人才需要面對或黑或白,或對或錯的選擇。  向辭出庭回來,順手買了外賣,方纔回到家,就看到顧銘舍盯着電腦,一臉的幸災樂禍。  “辭哥,我有預感,楚蘭清要倒黴了。” 

原创 【逆予光】第十四章:捧殺

  第十四章:捧殺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何謂捧殺?眼看他高樓起,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身敗名裂,窮困潦倒。  荊無秋想做的,就是這個。  林天穹打量着身側的人,半晌纔開口:“劇本你可以搞定?”  荊無秋點了點頭:“可以。”  季

原创 【逆予光】第十三章:宋流螢

  第十三章:宋流螢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片場佈置完畢,餘洲拍了拍荊無秋的肩膀,他回頭時,髮絲輕甩開一個弧度,餘洲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主角是白衣和夜漣,荊無秋扮演的人,名叫花決,扮演夜鶯的是個小姑娘,名叫宋流螢,穿着一身紅裙,

原创 【逆予光】第十二章:夜行

  第十二章:夜行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荊家別墅中,坐在房間柔軟地毯上的人,眼尾飛紅,手執一瓶啤酒,仰頭灌了個乾淨,他擡手擦去嘴角酒液,沾酒的脣顯得格外殷紅潤澤,他擡眼時看向推門而進的人。  那人穿着白大褂,胸口彆着一張銘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