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逆予光】第一百零二章:歲月關山遠

  第一百零二章:歲月關山遠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荊無秋趕回荊家的時候,已經將傷口粗粗處理過,索幸沒有致命傷,不會影響他行動。  到門口時,正好與殷瑤匯合,兩人四目相對,微微點了點頭,便進了大門。  荊家還是翻新之後,殷瑤與荊歲

原创 【逆予光】第一百零一章:正面交手

  第一百零一章:正面交手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審訊室裏,來了個意想不到的人。  楚蘭清看着眼前拉開椅子坐下的女人,微微皺了皺眉:“你是…典司司長雲雪?”  雲雪身子坐的很直,雙手交疊在腿上,她打量着楚蘭清,說道:“正是在下。荊

原创 【逆予光】第一百章:步步成局

  第一百章:步步成局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鳳懷舒案子的事還沒辦完,回去就聽說殷瑤把楚蘭清拘了,他只覺得心臟驟停,一口氣兒差點兒沒上來。  跟這幫人一起行事,要有一個強大的心肺功能。  林沭陽看着臉色難看的鳳懷舒,問道:“老大,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九章:旭暗霜掛

  第九十九章:旭暗霜掛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鳳懷舒等着兩夥人交鋒等得那叫一個肝膽俱裂,可日子着實安靜得很,奇蹟般的什麼也沒發生。殷瑤傷好的差不多,就早早地回到了崗位上。  哦,說什麼也沒發生,倒也不太對。還是有一件的,不過沒調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八章:不許瞞我

  第九十八章:不許瞞我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槍蘭不知道的真相攤開了鋪平了在鳳懷舒眼前的時候,他覺得一口氣喘不過來,恨不得就要立馬暈過去。  花弄影不在乎他想什麼,開口說道:“他的戒指…給了楚蘭清?”  他的話但凡多一點,那一定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七章:事前

  第九十七章:事前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溫籟吩咐人找了一具假屍體擡到了容家公館二樓,又祕密送晁惜珏離開,然後一把大火,燒燬了整座公館。  溫籟將車留給了她,下車前,她說道:“我只幫你到這兒,但有朝一日,你做了傷害楚先生的事,就

原创 «黑貓的夢境遊戲[柴哥生日專屬]»

《黑貓的夢境遊戲》文/素國花令關鍵詞:柴哥生日文/柴哥專屬正文/“你天天對着那電腦屏幕能做什麼?就不能出去走走?對着電腦能讓你娶到媳婦兒不成?多大的人了能不能多考慮考慮啊?你…”“行了媽,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去啦。”被唸叨的一個頭兩個大的人轉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六章:來不及了

  第九十六章:來不及了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容淵放下筷子,將椅子翹起,轉了個半周,面對着那人。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他明白,這是他最後的價值了。  “又見面了,楚蘭清。”  迴應他的,是透過消音器傳來的輕微槍響,這一槍,穩穩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五章:又見面了

  第九十五章:又見面了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秦素因爲有戲要拍,就率先回去了。宋晴看了眼楚蘭清,笑着揮了揮手:“好啦,我也要先回去啦。”  楚蘭清點了點頭,說道:“注意安全。”  待人走光了,黎蘇方才站到楚蘭清身前,彎眸笑道:“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四章:燈火星河

  第九十四章:燈火星河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十分鐘的中場休息時間,演員都回了化妝間休息。  秦素挑了挑眉,拿了個冷敷袋丟給楚蘭清:“你這都不生氣?”  “生氣?有用嗎?”  楚蘭清抽了張紙巾擦了擦嘴角的血,把紙巾丟在垃圾桶了,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三章:花期正逢

  第九十三章:花期正逢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幾個組提交了場景建議,劇組很快準備完畢,之後一個小時左右,四個組都進入了排練狀態。  D組劇本敲定的那一刻,楚蘭清和其他三個人商量通過之後纔開始抽角色,楚蘭清抽到了最主要的那個。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二章:無限花期

  第九十二章:無限花期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楚蘭清摘下戒指,擡手遞過去,宋晴接在手裏,摩挲着上面的花紋,又看了看戒指內環的刻字。  她驀然一笑,然後遞還給楚蘭清:“果然是阿秋的戒指。”  楚蘭清把戒指戴回去,微微歪頭:“他親自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一章:他的戒指

  第九十一章:他的戒指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在一方離開之後仍然嗑着兩個人的感情——用這句話形容楚蘭清和荊無秋,再合適不過。  起碼顧銘舍和君如晤看到的是這樣的。  “這幫婆娘瘋了吧?”  “大數據證明,嗑這倆的男女比例相當平衡

原创 【逆予光】第九十章:最難得

  第九十章:最難得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橫濱門口的垃圾桶邊兒,楚蘭清吐了個昏天黑地,葉引刀拿着水一臉難受的看着他,拍着他的後背順了順。  楚蘭清伸出手:“水給我。”  葉引刀把水擰開,放在他手裏,楚蘭清喝了口水,漱口之後吐進垃

原创 【逆予光】第八十八章:玫瑰皎皎

  第八十八章:玫瑰皎皎   文/素國花令[莫落血棠]  花弄影託着下巴看着荊無秋,眨了眨眼睛:“我一會兒回去。”  “嗯。”荊無秋抿了抿脣,“噯,要不,你扶着我走走?我躺不下去了。”  花弄影搖搖頭,回答的乾脆利落:“不。”  他的意思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