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醫途

當年我把考卷上"排卵"的選擇題勾上"排岀體外"時,我便成了班上的人物。最淺顯的問題,被我這番複雜化,真的笑噴了,時至今日,仍有同學問我那個卵子成人沒有。這是年輕時的糗事,那時是什麼都不懂,上課從不專心致志的聽,腦子裏想的盡是下課後怎麼樂的事

原创 淺池的魚

生活在湖邊淺池裏的那幾條魚已經有幾年了,每次我經過那裏,它們都吱溜的鑽進淺池邊的草叢裏,幾年的光景,淺池沒有多餘的食物,僅靠下雨天迸濺一些腐殖度日,它們瘦小的身軀着實令人不忍直視。淺池約半米深,不寬,也就一窪水,不知這些魚兒是什麼時候生長在

原创 酒與寫作

前些日子,和來邕開文學研討會的老大喝酒,到了酒酣時,我和他開玩笑說,我也想去開研討會,也去領受一下別人稱自己爲教授的感覺。他說,你的酒明顯不夠,盡說酒話,等你的酒量上來,纔可開會。我說,是不是酒喝得不多,參會的資格不夠,老大笑了。和老大玩,

原创 大林小川經絡理療儀

隨着父母年紀增長,兒女們就應該有防患於未然的預判,給父母添置一個方便攜帶的理療儀,用父母教你說話的耐心,指導他們使用。當他們身體的不適消除時,你的孝心會讓父母津津樂道。給父母健康是你用金錢換不來的,逢年過節,你會買按摩椅、泡腳盆以及各種各樣

原创 椎體不穩

頸椎一旦出現問題,很多不適便接踵而至,頸椎的增生與椎間盤突出尚是小事,遇上椎體反轉,那是痛不欲生的感覺。當身體處在立位時,不平衡的椎體暫且不會引發何處不適,一旦躺下,側臥、平睡、俯睡皆不能時,這便是整個椎體側向的標誌,有這個問題的人不在少數

原创 傻阿貴

阿貴很傻,與他交往的人經常拿他的憨傻來取笑,他已經習慣了這種笑,覺得這樣生活挺好。可他老婆卻說他活得沒個正形,顛顛廢廢的不受人尊重。阿貴則說,我要那張臉幹嘛,自己活得舒心和受不受人尊敬沒有關係,口袋常有餘錢,大把人尊敬你。阿貴早年做水果生意

原创 宗偉

宗偉覺得這樣的生活太窩囊,每天吃了睡,睡了喫,沒人懂他的感受,他本是個有雄心壯志的人,他曾經幻想着自己的轟轟烈烈,然而,臨到退休的年齡,他仍是喫飯上班睡覺的週而復始,他老婆說,生活不就是這樣麼?他笑了,婦人短見,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可他卻不敢

原创 大林小川

令你記得我一輩子的不是我給你多少錢,而是我幫過你做頭療。不會得中風,你感激我,使你的生命年輕,你更加的感激我。我神奇的手在你稚嫩的頭皮上輕輕滑過,你能感受到那種拔雲見霧的清爽,在生命的長河裏,你體會過一次林小川的理療,便會知道人生應該要有這

原创 順風順水

秋大概是我見過的最順風順水的人了,她讀書畢業後分配在大學當老師,老公是醫院院長,兒子媳婦經營一家4S車店,自己申請了2個專利。秋在大學裏不是名師,只是一位普通得再普通不過的老師,她住在學校圍牆邊上的一間舊院,那地方是個角落,周邊已起了大樓,

原创 教授金句

散步時遇到老陳,老陳和我打招呼:"今天撿到錢沒有",我說:"沒有,今天脖子痛,盡仰着頭慢走,看不到腳下,所以沒有撿到"。笑過後我打量一下老陳,老陳今天一身短裝,精神頭不錯,他是個大學教授,如今退休在家,據他說他已和妻子分居,三個孩子都隨妻到

原创 故鄉的茶

據說,現在茶場產的茶比之前的茶好喝多了,是不是改種了茶的品種?印象中故鄉的茶都是紅碎茶,當年是岀口創匯的拳頭產品,內銷新疆內蒙西藏的是老葉壓制的磚茶。那時的茶場人是不喝茶的,當年多喫稀飯,油水甚少,刮油的茶自然讓人退避三舍,如今這十幾二十年

原创 鄉下喝酒

陪田哥去鄉下喝酒,有點意思,席間很多人認定我在城裏必有一官半職,他們輪番上陣的敬酒,讓我也領略到了鄉土酒局的瘋狂。我喜歡湊熱鬧,也喜歡酒局女人的半推半就,性情中人之於鄉間風情來不得絲毫做作,如果做作既拂了大家的盛情,又壞了彼此的興致,落得個

原创 耐心細緻

閒來無事,跟朋友去看了一場畫展,對畫一竅不通的我居然也看了半天,那些抽象、意境以及賦予的思想的畫,於我這個門外漢,是很難窺視到畫家的內心世界的,唯一能讓我感嘆的是那種如照機機拍岀的畫,我想,能畫岀這樣畫的人,必是有靈魂附體了。據說冷軍的畫,

原创 恨天不冷

清早打開窗戶,一陣冷風直灌入頸脖,這個時候,是真正的冷,南方的冬天到了。生活在兩廣的人,尤其是桂南粵南一帶,對冬天有太多的感觸。早年能抵禦寒冷的不外是襯衫加手工織的毛衣,另加一件外套。沒毛衣的,只能穿一件厚厚的衛衣,套一件卡其外衫,冷冷嗖嗖

原创 喝白酒

沒有人能詳盡的解釋中年男人爲什麼喜歡喝白酒。有人說,喝點小酒怡情。我想,那是不知道白酒是苦辣的人說的。把糧食發酵,加入酒麴,蒸溜後滴落的液體便是白酒。那玩意,初入喉管是刺激的苦和辣,絕不是傳說中甜美的瓊漿玉露。酒可以興奮神經,可以刺激腎上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