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陸游,有沒有錯?

《釵頭鳳 》  陸游                                                                  紅酥手,黃籘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原创 『陪讀日記』歡笑與眼淚

文/風糖歡笑爲了給孩子們一個印象深刻的表彰會,小釆購裹着羽絨服在街上穿梭了一天 。烤鴨、漢堡、雞腿、雞塊、奶茶、特色糕點、精美零食、小蜜桔都安排上,裝了滿滿一車,活像小商店的老闆進了趟貨。在見識了漢堡買多就不會算賬的老闆娘,在經歷了心急如焚

原创 『陪讀日記』採買小計(二)

文/風糖上次兒子班級開表彰會是在什麼時候?怎麼覺得纔沒過幾天就又到了月考表彰。我這個採購員又要出動了。01昨晚購物清單到手,這個必須要誇一下,筆走龍蛇  ,鐵劃銀鉤  ,行雲流水,落筆如雲煙。採購物品描述清晰,還有詳盡的路線圖,這是班長的手

原创 雲姨(三)

文/風糖雲姨,人生沒有曲折離奇的劇情,生活給的一切她都擔着,不叫苦不叫累。一人埋葬所有的傷痛,好好過日子,典型的中國傳統女性,平凡又值得尊重。(最近太忙,待在簡書的時間會減少,望友見諒)01中午喫過飯,玩累的小寶終於睡了,雲姨也躺在孩子身邊

原创 雲姨(二)

文/風糖雲姨,人生沒有曲折離奇的劇情,生活給的一切她都擔着,不叫苦不叫累。一人埋葬所有的傷痛,好好過日子,典型的中國傳統女性,平凡又值得尊重。一會兒,兒子也上班去了,雲姨回到廚房收拾,發現給兒子炒的青菜,一點兒也沒動。她帶着三分不滿擡高聲音

原创 雲姨(一)|| 忙碌的早晨

文/風糖雲姨,人生沒有曲折離奇的劇情,生活給的一切她都擔着,不叫苦不叫累。一人埋葬所有的傷痛,好好過日子,典型的中國傳統女性,平凡又值得尊重。早上7點,水伯推開廚房門時,雲姨正在整理竈臺。她低着頭彎着腰,在努力擦拭竈臺邊緣的水漬。身上還是那

原创 我想你了,媽媽

文/風糖昨天半夜,朋友的女兒給她打了一個電話,接完電話,她忍不住……01晚上10:10分,下課鈴聲響起。小米擡起頭,聽到了輕微的咔嚓聲,嚇得她趕緊用手摸了一下脖子。結束了高三緊張的一天,此刻脖子、腦袋,連腿都是脹脹的。起身收拾桌上的課本資料

原创 雨雪紛飛

文/風糖冬攜雨而來,帶着寒涼和肅殺。早晨出門,道路上鋪滿了溼漉漉的落葉。這落葉並非全是枯黃,間或有紅的綠的葉片,一齊被風雨無情的絞落,向人們展示季節變幻的無窮威力。不容小覷的寒氣從四面八方襲來,眼角眉梢盡是涼意。此刻我站在診所空蕩蕩的庭院,

原创 醒醒,那個沉迷簡書的70後

文/風糖根據中午和兒子談話內容整理。那個沉迷簡書的70後,就是我媽。她正在被手機,一步一步毀掉自己的中老年生活。原來的日常,除去上班,逛街購物,回家做飯,跳操減肥,美容刷劇,看書聊天,出去遊玩。自從下載了簡書,現在的日常,看簡書、寫簡書、看

原创 往前走,不必回頭

讀《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有感(08)文/風糖在牧羊少年和水晶店老闆的共同努力下,店裏生意日漸興隆,彷彿時光倒流又回到了從前,這裏成了丹吉爾人氣最旺的街市之一。將近一年的時間,兩人都有了豐厚的收入。少年兜裏的錢能夠買原來好幾倍數目的羊了,是轉頭

原创 『碎碎念』申訴還是不申訴?

文/風糖到今天中段考試已全部結束,剩下的工作就是數據分析了。在這裏有一個存在爭議的問題,閱卷老師批改有誤的題目要不要進行更正,也就是准不准許學生申訴?在我們內部有兩種聲音。A:沒必要申訴,理由——每級有一萬多學生,終審時教研員只有一個,進行

原创 『碎碎念』那個聰明貪玩的孩子

文/風糖這幾天,中學中段考試閱卷工作一直在進行,今天下午成績相繼揭曉。前天開始,手機上已經有好幾個問成績的信息了。當然這些就是學霸家長,等不及學校發放成績,要提前知曉高興高興。有一位更逗說要看看孩子成績前面的幾個同學是誰?人家當然有說這話的

原创 願你我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文/風糖牧羊少年在水晶店打工,要賺足夠的錢,重新打算。有了少年的加入,水晶製品被擦拭得熠熠生輝,這家老店煥發了新的生機。店老闆發現生意竟然越來越好,很多人走上山丘,光顧這家水晶店。少年並不滿足,他極力遊說老闆製作了陳列水晶的貨架。還用水晶製

原创 尋寶的冒險家,撂挑子不幹了

——讀《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有感(06)文/風糖親愛的朋友們,今天我們繼續一起共讀。最近太忙,本來想應付一下日更,但沒過自己那一關。 書接上回:牧羊少年在吉普賽女巫和先知撒冷之王的確認以及幫助下,走上了尋找財富之路。  牧羊少年坐了兩個小時

原创 『陪讀日記』心中有夢,眼中有光,這個冬天不太冷

文/風糖一場寒氣逼人的風雨,消散了秋的痕跡。滿樹的黃葉被涼意裹挾着,如蝴蝶般隨風起舞,彷彿要遠行,卻又飄落在林蔭道上,在短暫的迴旋中選擇了守候。冬從遠方飛奔而來,迅速漫過四周,將肅殺鋪陳開。大街上的人們緊緊的裹着大衣,似乎這樣就可以把冷意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