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舊時的年

過年的經典語錄:最常見的謙讓:“來咋就來麼,還拿什麼東西了!”[呲牙][呲牙][呲牙]小孩子最愛聽的話:“咋嫑拉扯了,這錢是給娃娃的。”[偷笑][偷笑][偷笑]大人們最騙人的話:“咋錢給媽媽來,我給你保管,你拿上一哈到撂蘭。”[囧][囧][

原创 守望——家裏那盞燈永遠都在爲你亮着

        冬至過了,又過了臘八,二十三的雜麪喫完後就等月盡的油糕了。天空中飄起了片片雪花,那沸沸揚揚的大雪,肆無忌憚地橫掃着大地,整個村子籠罩在一片皚皚白雪之中。村裏的老人們天天遙望着村口……有了雪,似乎年更近了,漂泊在外的子孫歸來的

原创 童年記憶之殺年豬分牲

童年記憶裏的領牲、分牲,是村人對上天神靈無比的敬畏崇拜,更是那個飢餓年代人神共享的饕餮盛宴。至今憶及它曾帶給我童年的樂趣,久久難以忘懷。                                    ——題記陝北十年九旱,農人們靠天

原创 農人舊事

七十年代,村裏有個郝老漢,家裏面的光景過的很是恓惶,典型的吃了上頓沒下頓,是個有什麼就喫什麼的主戶。有一天晚飯,老婆給他做了小米黑豆錢錢飯。飯熬好後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湊到煙臺前徑自舀了一碗,看到飯太稀了,清的能照見人影影。氣的他黑着臉把碗往

原创 那些年的那些事

文/閆小東 歲月悠悠,很多年過去了,村裏的清泉也早已不復存在,但恍如昨日的那些事,在我記憶裏仍然鮮活如新。每次想起內心的感慨依然揮之不去,那是一種多麼質樸的生活啊!生活中的苦難就像是一味中藥,把它想象成營養吸收,你的內心就會變得無比堅強。 

原创 碾子 文/閆小東

陝北農村石碾子到處可見,傳說是青龍所變,遇到紅白事,主人給它蓋塊紅布或者蒙一張紅紙,惟恐衝了青龍。當年擁有一盤碾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都是多戶人家共同籌資拉的,只有光景日月好的戶才獨立制辦。        小時候,村裏誰家要是拉碾子,

原创 合歡花又開

今天帶女兒去廣場玩,“爸,看那是什麼花?”我應聲望去,原來是一棵合歡樹又開花了。讓我想起我二姨家的院子裏的那棵合歡樹。小時候,我總是盼望能見到二姨。因爲那時家裏窮,總是缺喫少穿,照顧我們生活最多的人就是二姨了,她總是給我做新衣服、買好喫的東

原创 陝北巫神

巫神舊時那個年代,陝北農村裏缺醫少藥,誰家有小孩兒發燒囈語或者家裏有人生病,被認爲是邪氣,就會請馬童巫神顛壇,馬童是專門替神和凡人傳話的神漢,平時也是務農的莊稼漢。看病之前,巫神託身的神靈沒上身之前,事主要在鍋臺竈馬爺懷前設壇焚香燒紙磕頭,

原创 童年記憶之外公來我家

小時候七八歲的時候,有一回外公來我家,他總是頭上攏着白羊肚子毛巾,趕着毛驢馱一毛口袋穀子,鞍子兩邊則各拴着他親手編制的紅柳條筐子,一個筐子裏裝着紅棗老果,上面蓋着衣服,另外一個筐子裏放幾根他搓打的麻繩。我跑下礆畔去迎接他,外公一把抱起我放在

原创 生活中的那些感動

一  冬日裏的溫度週末晚飯後出去溜達。臨近冬至的傍晚,有風,出來散步的人並不多。駝城蓮花池邊的過道旁有一小攤,單人牀單上整齊地擺着一排排各色的襪子,攤主是一個約莫二十多歲穿着校服的小姑娘,一邊四處張望,一邊搓着手,一邊原地跺着腳。我一下子

原创 農人的經驗

深秋夜晚,一輪金黃的大月亮掛在天邊。父親藉着月兒的光亮,從邊窯裏釘在牆裏的木橛子上摘下鐮刀,再從水缸裏舀了一銅馬勺水,圪蹴在礆畔上的大石頭跟前蘸上水磨起鐮刀來,一邊磨一邊還不時用手指頭在刀刃上輕輕刮一下,不一會兒鐮刀刃口就磨的鋥亮,寒光閃閃

原创 關於青春的往事

陝北的春天,微寒乍暖。那一年,正月十五剛過,鎮上教育專幹託人捎話給我,讓我第二天去他那裏報到。清楚的記得,天空中飄着點點雪花,我騎着自行車來到鎮裏完小的院子,在一排窯洞中找到了教委的辦公室,怯生生推開門說我是來報到的,一個穿着西服的中年人遞

原创 陝北鄉村記憶擀氈

擀氈,這個職業的稱謂和手藝現如今在農村早已消失。而在七八十年代,氈匠是村裏的能人,也是很喫香的人……那時候的冬天,印象裏隔三差五地下雪,即便天晴了,村子裏四周的山樑上積滿了厚厚的白雪。那時我過冬最怕的是手腳和耳朵被凍傷,好羨慕村裏氈匠的羊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