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薦讀:林清玄《三十歲後,要把全部的時間用來覺悟》

悟,就是“學習看見我的心”我以爲,成功應該很快樂,應該每天帶着“神祕的微笑”,但事實上很難,因爲每天從早到晚要開七八個會,還要和很多你不喜歡的人約會、應酬。到最後,生命的時間和空間被擠壓,我發現自己已經很難靜下心來寫一篇文章,而且幽默和浪漫

原创 以後的事情以後說

四月中旬了,感覺氣溫沒什麼規律可循,昨天氣溫高,有不少人穿上短袖了,今天穿着風衣卻還覺得有些冷。很多事猶如天氣,慢慢熱或者漸漸冷,等到領悟,又已過了一季。一日又一日,一季又一季,就這樣,行走着,該去的都去了,該來的,也都會不約而至。今天去父

原创 唯願往事可回首

課間走在校園裏,看到男生英姿颯爽,女生活潑可愛,渾身洋溢着朝氣和活力,同事無比羨慕地說,年輕多好呀,真想回到18歲。我很堅定地說,我不想回去,我喜歡現在。年輕的確很好,人生有無限希望無限可能。但我不想回到過去。想想那時的自己,青澀、自卑、孤

原创 能堅持寫文,真好

一個朋友微信我說,看了你的公衆號,你能堅持寫文,真好!我不由地笑了,朋友說得很客觀,她沒說我寫得真好,而是說我能堅持寫文真好。註冊公衆號最初是爲了激勵小張寫日記,我跟他說,咱們一起寫,我註冊個公衆號,寫了咱們就髮網上。小張開始很興奮,但很快

原创 薦讀:時間,最懂人心

人心,簡單又複雜,無論是看清一個人的品性,還是發展一段親密關係,都需要經過時間的考驗。和懂你的人談心,遇到的是知音,和不懂你的人說話,像對牛彈琴。和在乎你的人聊天,能聽到真心的迴應,和討厭你的人聊天,卻換來冷漠的譏諷。久處過後,最能明白一個

原创 17位中國現當代作家談讀書

01“讀得很快,而不記住。書要都叫我記住,還要書幹嘛?書應該記住自己。對我,最討厭的發問是,那個典故是哪兒?那句話是怎麼來着?我永遠不回答這樣的考問,即使我記得。我不讀自己的書,不願談論自己的書。”   ——老舍《讀書》02“讀書要有選擇,

原创 看見春花,看見美好

前幾天送大張上學,車窗外閃過一片緋紅,那是一大片桃林,應該不止十里。遠遠望去,那一棵棵開花的樹,連成片,開得那麼燦爛開得那麼熱鬧。春天是屬於花朵的季節,與花朵相遇是美好。記得小時候寫作文,寫到最喜歡的季節總說是秋天,因爲秋天意味着收穫。現在

原创 不要讓孩子在錢上太省儉

大張要開學了,我說,這學期生活費再給你漲點。大張擺擺手說,我正要說每月少給我點呢。這學期學校不讓隨便外出,不出去玩,只吃飯和買些日用品,花不了多錢。再說衣服也基本買夠了。下半年,小張大概率會上一所私立初中,學費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再加上大張的

原创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內心獨白,總有一句能擊中你心

1、人生有如一股奔流,沒有暗礁,激不起美麗的浪花。——羅曼·羅蘭(1915年獲諾貝爾文學獎)2、教育不是注滿一桶水,而且點燃一把火。——葉芝(192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3、你和我各有一個蘋果,如果我們交換蘋果的話,我們還是隻有一個蘋果。但

原创 活着就好——讀《第九個寡婦》

最近看完了嚴歌苓的《第九個寡婦》。它主要講述一個揹着巨大的、不可告人的祕密的寡婦王葡萄,自幼在孫家做童養媳,土改時將被錯劃爲惡霸地主的公爹從死刑場上揹回,藏匿於紅薯窖幾十年的故事。小說以寡婦王葡萄的經歷爲主線,寫了從解放前1944年到文革結

原创 有主見真好

今天去參加同學孩子的婚禮,與好多同學遇到了一起。平時,大家都各忙各的,很少有機會聚聚,也只有這樣的場合大家可以坐下來,說說話聊聊天。這時候說的最多的就是孩子了。孩子小時,覺得帶起來很麻煩,總是盼着孩子快點長大,可是,似乎轉眼間,孩子們都大了

原创 泰戈爾的情詩,如春天般美麗

1相信愛情,即使它給你帶來悲哀也要相信愛情。有時候愛情不是因爲看到了才相信, 而是因爲相信纔看得到。——泰戈爾2我是一隻曠野中的鳥,在你的眼裏找到了天空。——泰戈爾《飛鳥集》3總有一天,我要在別的世界的晨光裏對你唱道:“我以前在地球的光裏,

原创 寫在第一次月考後

這兩天月考,從早上七點出門,一直到晚上十點才進家。儘管單位離家很近,但中間的時間太短了,只夠喫個飯的時間,太緊張就沒回。考完後就要閱卷,週四下午考完,週五上午十二點前出成績,時間也很緊張,不過老師們都已經習慣了這種節奏,今天上午按時完成了閱

原创 努力做個不比較、不評價的媽媽

上週日下午,小張寫完作業約了好朋友佑去廣場玩。開學一個月了,兩個小夥伴還沒有見過面,不是小張沒寫完作業就是佑沒空,這次好不容易都有時間。一到廣場,兩個孩子就撒歡跑了。小張和佑是幼兒園時的同學,上小學後儘管不在一所學校,但週末或寒暑假都會約着

原创 你在乎閱讀量嗎

來簡書快三年了,一直都是靜靜地寫文狀態,不知不覺中寫了540篇文章,58.3萬字了。相對簡村裏那些大伽,這些微不足道,但我自己對這些數字還是滿意的。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勤奮的人,寫文也很隨意,我只是想通過文字記錄自己的生活,記錄自己走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