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寫在某年的臘月

      2月開始的時候我一點都不覺得是新的一個月,我的心裏還在臘月,我在冬天的最後一個月裏變得懶散起來了,比如說,早上不愛起來,三掌櫃不在家的時候整天的不做飯,不去看我的花花草草,翻到一半的書亂丟在地上,瑜伽墊鋪在地上不過是爲了中午可以

原创 寫在2019教師節

    9月10日,舉手一下,還有多少人熬着在?很困,不想睡,喜歡睡前的這點時光,東摸摸西看看,橫着豎着,很安靜,拋卻這世上的所有身份,像是在偷偷的喫一塊點心,安詳靜謐!    我記得我有好久好久沒有寫過什麼了,今天突然翻到以前的照片,好

原创 寫在2020年的末端

      這個點兒了,終於追完了一部五十五集的劇,有點不好意思說出口。因爲追劇這毛病一旦開始便是一發不可收拾的樣子,時常管孩子不要打遊戲,所以,此刻的自己竟生出了一些罪惡感。      最近我父親來了,每天早上不用趕早起來做飯,晚上不用

原创 寫在2019年中秋節

    回家的時光短暫而美好,一桌豐盛的飯菜,一個慵懶的午覺,一段安靜的聊天時光,父母家人安好,便是晴天!    還有一條兩邊長滿楊樹的公路,樹木高大而茂盛,道路平坦沒有盡頭,走上去便讓人想起:海藍時見鯨,林深時見鹿,夢醒時見你,美好而

原创 10086的家鄉

      2月5日,到這個小鎮的第四天,我開始向北走,沿着河邊的公路,漫無目的,這是10086的故鄉,嫁到這裏卻從未久住過,隔了一條大河,人和車都要過渡,鎮子很小,半條街的感覺,有菜市場,小賣部,遮過半條馬路的香樟,一棟一棟半舊不高的房子

原创 讓我們來一起說個謊

      10月17日,我所在的城市下了幾場大雨,然後溫度就降下來了,可能這個夏季太過於漫長,這樣的溫度裏還會有恍惚的感覺,似乎,太陽一出來,天氣又會變得燥熱似的,其實,還好啦,只是我以爲,秋已深,冬季不遠了,四季輪迴,不過幽幽一瞬。 

原创 寫給江邊的夏夜

    在江邊聽一首熟悉的旋律,有潮起潮落浪花拍打堤岸的聲響,心裏充盈的都是快樂,快來濱江公園看水吧,江水漲起來了,有人在這裏唱歌,戴着口罩誰也不認識誰,走着六親不認的步伐,開着手機打着燈爲唱歌的人喝彩,這一刻,這裏就是詩和遠方……

原创 寫在2018立冬

據說今天立冬了,站在街頭有冷風撲面的感覺,是有多久沒有記錄天氣的變化了?感覺這一年就只是過了一個春天,然後便被囫圇吞棗的拉到了冬天,回不了頭,突然翻到以前的舊照片,有恍如隔世的感覺,可能,最近,恍如隔世這個詞語用的比較多,可是,怎麼辦呢,就

原创 寫在2020-06-07

    芒種了,麥收了,相比春天,夏天是漫長而放縱的,整個春天我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花開完了,但,終於夏天了。    早上在四樓摘到了很多梔子花,天氣清爽乾淨,讓我對夏天有了新的認識,細細想來,我除了喜歡下雨天,害怕冬天的寒冷,好像也沒

原创 寫在2019年聖誕

12月25日,聽說現在很多國人都不過這個洋節了,好吧,那我也不用特意強調了,姑且算是一個平凡的冬日吧,早上一睜開眼三掌櫃就在左顧右盼的尋找禮物。之前我刻意的提醒過他,問他今年跟聖誕老人許了什麼心願?他一副淡然的樣子,搖搖頭說,不要!我說爲什

原创 見天見地見衆生

      雖然我的生活只有家和店鋪兩點一線,沒有詩和遠方,但是也足以讓我見天見地見衆生。      我記得以前在書店上班的時候,有一本《醜陋的中國人》,在文中,柏楊對被保守觀念禁錮的中國人進行了辛辣的嘲諷,大膽剖析中國國民的“劣根性”

原创 寫在冷空氣來臨的時候

      我所在的城市突然就變冷了,衣服也穿的尷尬了起來,厚的太厚,薄的也太薄,街上凍得瑟瑟發抖的人多半是不願接受氣溫驟降這個事實的,想着不過才十月,多半是沒那麼冷的,出來後才發覺,還有必要回去加條秋褲。      三掌櫃來找我的時候也

原创 寫給門前開得熱烈的三角梅

請你慢慢開慢慢落我醞釀了滿腹的詩意只爲你

原创 失眠初體驗

    白天已然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九點便早早睡下,想象着和往常一樣一覺睡到自然醒,沒想到,怎麼躺都不舒服,首先是手機裏的消息一聲連着一聲,忍了半天,忍不住翻看了一下,回了幾條信息,想着白天想打瞌睡沒精神的樣子,忙關了手機,剛有一點睡意,

原创 瑣碎生活裏失意的自己

    因爲小姐姐送了好看的茶壺,便定了酥油蠟燭,買了鮮花,今天終於有閒暇擺弄一下,配上紅茶還挺好看的。    門外撿紙殼的阿姨探進了腦袋,她每每看到我都會使勁而又熱情地打個招呼,說一些生意興隆的話,習慣了溫和或者冷清,這冷不丁的熱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