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得了一躺平就要重新加班的怪病

1沉睡的意識逐漸恢復,我擡了擡沉重的眼皮,不料被一束強光照耀。我連忙伸手去遮擋,好一會兒適應後,開始環顧四周。這是一個看起來似曾相識的辦公室,室內燈火通明,窗外黑不溜秋,一羣人跟上躥下跳的猴子一般來回跑。頭有點痛。我揉揉太陽穴,坐直身子,發

原创 突然稱霸武林的人絕不是什麼高手

1我是傳說中武林第一高手,但我不會武功。看官一定以爲我在講笑話,不好意思,這還真不是笑話。 我叫蔡達鄞,先祖曾是名震江湖的神醫,爹爹是人人尊敬的藥王,而到了我這一代,卻成了,藥渣。10歲那年,我對醫學依舊提不起勁,卻迷上了武林祕籍。爹得知後

原创 “你不好好掙錢,怎麼養得起弟弟?”

1甄奼錦用門牙刨木瓜的屁股部分。這是木瓜最不甜,也最硬的部分,但甄奼錦依舊大口大口刨着,像在喫人間美味。木瓜其實很甜,只不過全被母親呂雁分給丈夫甄昊、弟弟甄邈和雙胞胎妹妹甄尚錦了,剩下最難喫的部分,呂雁指着它們,對甄尚錦說:“問問她喫不喫,

原创 我成爲富婆的祕訣,就是發朋友圈

1張樊樊萬萬沒想到,自己發的一條朋友圈竟成了現實。那是最近很火的凡爾賽文學體。所謂凡爾賽文學,就是一種裝逼炫富的段子,其精髓在於漫不經心,又故作苦惱。看着朋友圈在刷屏,於是她也跟風編了一條。“剛去門口拿外賣,被外賣小哥的眼神嚇得不要不要的,

原创 電飯鍋成精報告

1剁剁剁。剁剁剁。又來了,那個聲音。阿程迷糊地抓起牀邊的手機看了眼,凌晨三點半。哪個傻逼又在深更半夜剁菜?起初阿程沒怎麼在意,頂多拿枕頭捂着耳朵就好了,可這一週快過去了,剁菜音量不減反增。難道沒人出來反饋一下?就這麼任由他繼續擾民下去?阿程

原创 爲了反擊霸凌,我加入了反愛豆小組

1薛小航踏入教室的瞬間,就有種不好的預感。果不其然,他剛要擡頭,一個盛滿沙子的鐵盆從天而降,哐當砸在他頭上。“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痛苦地捂着頭,滿臉的沙子混雜着汗水粘得他睜不開眼睛,只聽見周圍一片鬨笑。突然,一雙肥壯且有力的手在他肩膀上一推

原创 朱朝陽的日記▪2005年9月1日 晴

2005年9月1日 晴暑假結束了,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前天媽把景區的工作辭了,她說,打算找個附近的工作,想每天給我做好喫的飯。新學期我要繼續努力學習,以後考個好高中。我和媽承諾過,要成爲她的驕傲。張東昇死了,他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他死前對我說了

原创 清明夜晚,前女友上了我的車

1“張朝陽,你要是出了這個門,你就別回來了!我……”老婆的話還沒說完,我“啪”一聲把門關上。現在是晚上九點多,街上行人卻比平常少了兩倍。我邊開車到處轉悠,邊留意手機動靜。今天是清明節,按照一貫風俗來講,夜晚不宜出門。不過在我們這個小城裏,還

原创 我的半條命,是用3000首歌換來的

01我買了一串葡萄,心情不錯地往老爸的病房走,好像很久沒那麼開心過了,就在剛纔的水果店裏,老闆的貓死命拽着我不給我走,大概是連續一禮拜的光顧,讓它對我有了好感吧。只是好景不長,我的好心情被一個不速之客被摔了個稀巴爛。那個名叫千葉的男人,此刻

原创 我賣的假藥,破獲了一樁人肉餛飩案

1李梅梅“老闆娘,請問有毒老鼠的藥嗎?”“右拐第三個貨架第二層。”“哦。”我耷拉着腦袋,一副渾渾噩噩的模樣向老闆娘指定的地方走去。我擡頭伸手,隨便拿下其中一盒,看了一眼,確定這就是自己想要的老鼠藥,然後向櫃檯走去。“多少錢。”我開口問道,頹

原创 地鐵臨停,一羣人在隧道里喊救命

被拒第二篇,一個挺靈異的故事,其實也不太符合調性,瞎寫一通,重新讀一遍就會發覺故事太單調,人物的名字起得還挺中二的。anyway,沒有最差,只有更差……某天下班坐地鐵,我遇到一個老頭,看起來有點瘋瘋癲癲,他一直靠着車門自言自語道:“這外面人

原创 飛機失事前,我吞下一片不死藥

被拒第三篇,根據熱點下面的評論聯想到的一個故事。1看着熱搜位居第一的吳莎莎,祝美沒來由一陣惱火。前段時間,一則客機墜毀的新聞轟動全世界,其中有多名中國公民喪生,祝美的同班同學吳莎莎也在內。得知這個消息後,大家陷入一片哀悼中。名單公佈後不久,

原创 末日來臨前,我決定當一回私生飯

1“大吉,把院子裏的番茄摘了洗洗,晚上拿來下麪條——”“好——”堅持把第二十三章最後一個字敲完,我這才合上電腦,伸了個懶腰,起身往屋外走去。距離所謂的世界末日僅剩兩年時間了,我家依舊像沒事人一樣過着,一副平靜寧和的樣子。現在回想起來,距離小

原创 我的A4紙男友

被拒第四篇,本來列的大綱好好的,結果寫成這樣了,有些東西始終沒有表現出淋漓盡致感1再次路過那家冰淇淋店時,大亦的心被針扎似的刺痛了下。這是她和程嘉分手的第47天,分手原因很爛大街,程嘉劈腿了。當時是週末傍晚,大亦剛從老家回到A市,給男友發完

原创 我在第五人格殺死了傑克

被拒第一篇,也是唯一收到回覆的一篇,具體理由忘了,大概是熱點過了,還是不太符合調性來着,還提到了一句故事特別棒,當時還開心了一小會兒。現在想起來,18年的時候還挺有表達欲的,寫東西基本沒怎麼苦思冥想,對比現在,我好像被扼住了喉嚨,越寫越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