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科比:誰不曾與全世界爲敵?

毫無疑問,科比並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特別是對於凱特琳·菲貝爾而言,那一年19歲的她,被科比性侵。後來,屢次聽證和開庭之後,這個女孩看在500萬美金的面子上,原諒了科比,這樁案子不了了之。很顯然,科比也從沒想過以“正人君子”自居。就像他的外號—

原创 《瘋狂動物城》:別讓敵人看見你的眼淚

在經歷了一次徹頭徹尾的失敗之後,狐狸對兔子說:“別讓敵人看見你的眼淚。”兔子從傷心中慢慢轉過頭,望着狐狸。狐狸看着遠方的黑暗,回憶起童年。那隻曾經夢想融入集體的食肉動物狐狸,結果卻被食草動物同伴欺騙的童年。那隻感受到欺騙和屈辱之後躲在牆角痛

原创 給自己過個生日,不管快不快樂

和朋友聊起一個話題:“你究竟有多長時間,沒體會過真實而徹底的快樂了?”以前,快樂顯得特別容易。一件新衣服、一雙新鞋子、一次聚會、一杯淡酒、一句表揚、一個微笑,都彷彿能高興一段時間。甚至,路邊的一朵野花、天空的一朵白雲、一次雨過天晴或者久旱的

原创 李小璐:那時候她太年輕,不知道命運所有的饋贈,都已暗中標好了價格。

 在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即使一個人再不關心八卦(比如我),也難以防止鋪天蓋地的信息朝你洶湧而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娛樂信息供求關係方面,依然路漫漫而修遠,依然需要下大力氣解決供大於求的問題。李小璐、賈乃亮、PGone這些人的一灘狗血,卻在

原创 《秋天的童話》:有時候,有時候。

很多年前,看《秋天的童話》,周潤發對鐘楚紅說,以後要在海邊開一家小餐館,名字叫“same times”,每天打烊之後,就坐在那裏,看看大海、吹吹海風。我爲這個名字神往很多年。那時候的VCD沒有字幕,我的英文水平又實在太低,我從來沒有意識到自

原创 《芳華》與《妖貓傳》:不同的時代,同一種幻滅。

其實,《芳華》和《妖貓傳》,都指向一個主題:幻滅。什麼是幻滅?美好的事物,如幻影一般消失。芳華,這個名字很美好。馮小剛毫無疑問對那個年代,抱有最美好的幻想。可無論他怎麼美化,嚴歌苓的原著小說終,基調都是幻滅。把那個“芳華”的美麗外殼剝開,撕

原创 先去原諒這個世界。然後,再去迎接明天。

我有一個朋友,整整22年前,她在訓練跳水時,因爲要躲避一個同伴,不幸發生事故。然後,高位截癱。她躺在牀上,整個身體失去知覺,不能動彈。那時候她還小,但也開始明白,可能從此以後,她都不能跳水,不能奔跑,甚至,不能起牀。她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但苦

原创 謝謝王菲,你替我們活出了理想中的自己。

記得很多年前,有一天在街上溜達,看到街邊櫥窗的電視裏,正放着一個女人,白衣仔褲,面色燦爛,笑的意氣風發,在萬千記者瘋狂閃光的鏡頭中,拖着一個年輕男子的手,不說一句話,只是拖着他,走過瘋狂的人羣。 當年,大概十六七歲的我,在那一刻愣了很久,不

原创 《孫子兵法》:“善戰者,無智名,無勇功。”

忙裏偷閒,認真讀完了一本關於孫子兵法的書,作者叫華杉,以前沒聽說過,但讀完之後,覺得真是不錯。雖然有可能每個人對孫子兵法的解讀不一樣,但他解讀的方式、內容,都深得我心。而且,行文不囉嗦,觀點論據有力,乾貨滿滿。我個人大致能留下印象的,是十個

原创 王陽明:在一片黑暗之中,我依然選擇光明。

近代有句流傳甚廣的話:“五百年來兩大完人,前有王陽明,後有曾國藩。”但普遍認爲,曾國藩遜於王陽明。另有說法認爲,儒家歷史上有兩個半完人,一是孔夫子,一是王陽明,還有半個是曾國藩。自王陽明1529年去世五百年來,追隨者甚衆。近代日本的崛起,在

原创 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教育,就是慢慢拼湊翅膀的過程。

這是 崔大尉 的第 94 篇文章兒子讀初一的時候,和他聊起上學、讀書這個話題。沒想到兒子說了句:“我只是不知道爲什麼非要上學。”我當時很震驚。一方面,震驚於初一他就開始思考這些問題了。另一方面,震驚於我們自己,從來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和他認真交

原创 敦刻爾克:孩子別怕,我來接你回家!

看這部電影時,我無數次問自己,如果換成我,我會去接那些孩子回家嗎?毫無疑問,我並不是一個高尚的人,我也從未想過成爲一個高尚的人。在巨大的恐懼面前,人人都想苟且偷生。在明知凶多吉少的情況下,我會不會開着自己的船,渡過英吉利海峽,去接那些孩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