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青綠上我衣

時隔一年之久來到鄉下,舊日細細淺綠如潮般密密匝匝襲來。四月裏遍地的薔薇,半是透明半是媚紅對着西去的路口搖搖晃晃,夕陽的光線在墨綠的梗下投射出長長的暗影之時,枝頭寂寞得空餘殘夢。就這樣五月來了。臨門臥讀,聞得見隨車流捲揚起的煙塵土氣,嗆得人眼

原创 遙遠的新疆,永不落幕的溫暖

上完學前班——不,我記得那個時候叫“育紅班”,家裏有長輩到新疆摘棉花。無法照看我,因此我不得不離開生活了六七年的地方,轉學,開啓了又一段寄居生活。 我不懂,腦海裏閃現的是瓦房山牆外那二畝薄田上的棉花,可不就有嗎,何故要跑新疆去,只是爲了摘棉

原创 你相信,就會來

瞭解我的人都知道,有一段時間我曾癡迷於佛道家文化,並藉此希望能在佛前求得姻緣、才學、財運、健康諸如此類,總之就是要求點什麼,這樣纔不枉我誠心信仰它一番。 求沒求到,不用再解釋,大家有目共睹:身體方面大病沒有小病倒是不斷,前些年基本到了週末就

原创 有一片記憶牧場,我很想去

01花前細細風雙蝶,林外時時雨一鳩,讀到一首穀雨詩。昭節將暮,若不來一場雨,大抵是無法稱得上“穀雨”。照舊是在夜裏下着,後窗依臨樓下車棚,砸在上面的雨劈里啪啦,前窗雨直接潤在地上,窸窸窣窣,把兩種雨聲分開的是我。 每次深夜難眠時只要拿本書,

原创 沒人一開始就寫得好,寫作路上你可以避的坑

“遠山遠山,我感覺自己寫不好,我好難過。”早上起來就看到這句話。 說實話,我是沒資格在這裏傳授什麼經驗的。畢竟我的結果也並不比別人好多少,好在我還有一腔勇氣。萍水相逢,信任難得,所以我覺得我有必要說點什麼。 01先完成再完美,堅持輸出《勸學

原创 除了花,春天你還想到什麼

01粉、白、黃、紅……奼紫嫣紅的,爭奇鬥豔着,一年之中這樣的季節,有一隻魔力之手操控着一般,剎那間幻化繁盛,甚至無需多餘動作,它們單隻在那兒靜靜地,偶爾隨着風搖一搖勾着你,人便要迫不及待單衫相攜看花去。如若沒有趕上,倒叫人有些氣急敗壞,嗐,

原创 親密關係毀在另一方的缺席:好的感情需要陪伴

高科技東西真是無孔不入,明明不太關注娛樂八卦的人,一打開手機,呼啦啦一堆信息讓人眼花繚亂。這不,娛樂圈趙麗穎和馮紹峯離婚的新聞快要把我手機擠爆炸了。這個瓜逼得我不喫不行。 兩人合作拍攝電視劇發展起來的甜蜜愛情延伸到戲外,沒想到《知否知否》戲

原创 草木呢喃只一秋,生生不止息

01站在湖邊一片綠茵茵草地上,眼前花木枝葉交錯,身後是微瀾水面。近幾日天好,情緒如舊,給己找來樂子——上公園。 青草粉英夾雜,黃昏夕陽的光還能從枝葉間濾過,灑在我身上和身前帶白色的枯葦間。三葉草高出平地一截兒,作成一簇簇墨綠色島嶼,點綴在遠

原创 我沒忘記過你,卻連在夢中也不敢與你相認

那天獨進春色,看到滿坡的綠意,盡像是爲我一個人蔓延着。你終究還是離去。由由然帶着甘心走的,把瑣瑣細細難以消磨的不甘都留給了我。 半路上大都是結伴而行的人,他們用那種戲謔的眼神看我,壓得我沒勇氣看回去。隱在何處的春鶯格外叫得歡快,林靜蟬愈噪啊

原创 人最好還是別去醫院

記憶中,似乎醫院是個很遙遠的詞。如果家母不是在醫院將我分娩,或許25歲之前壓根沒進過醫院。小時候體質似乎很好,一點也不嬌氣,若遇感冒發燒,就是努力去出汗,喫一大碗帶湯熱飯,捂在被子裏,出一身汗病就好得七七八八。當然這一方法並不總是靈驗。一次

原创 寫作暴富?它可以把你從困頓中解放出來

01沒有一蹴而就的人生“你是專業的散文詩作家了嗎?”大概幾個月前,當我把自己寫的文章分享在朋友圈時,好幾個人這樣問我。 這是第一次正式意義上向別人,或者是說第一次讓熟人知道我在搞寫作這件事。 因爲擔心身邊的人知道自己在寫,擔心別人會說自己寫

原创 我問媽媽不結婚可以嗎?

微博有個熱搜話題:當我問媽媽不結婚可以嗎?媽媽只說:如果外面煙花四起,街坊鄰居飯味溢出,大街上一家人手牽手出行,你能忍住不哭就可以。下面一個評論:你死在家裏都沒人知道。使我心內一震。因爲養成了獨立的生活習慣,一個人的時候居多。朋友們總是很關

原创 最美妙莫過於拈花一笑:回到最小的事情上

坐車的時候喜歡開窗,感受風吹,尤其是喜歡風吹拂頭髮的感覺,像愛人的手慢慢滑過髮絲,溫柔的撫摸,緩緩如流水。想起一個詞:櫛風沐雨。《莊子·天下》:“沐甚雨,櫛疾風。”意思是大雨洗髮,疾風梳頭。現代人用來形容旅途奔波勞累。櫛,是梳頭髮的意思。你

原创 我們爲什麼不能在一個城市紮根

01我相信你可能住在北京,可能住在武漢,可能住在深圳,可能住在任何一個地方,可是你可能有一個童年或者其他時期並不是在這些大城市度過。每個人的心裏應該都有一個自己來自的鄉村,或者小鎮。因而見面,我們都會問,你什麼時候纔來這裏,你來這裏之前是在

原创 願你永遠是雲煙,永遠是少年

01 近來時常做夢,夢見自己在無邊的曠野上奔跑,藍色蒼穹下碧海一望無邊。就那樣跑啊,跑啊,盪漾的花海從沉沉暗夜一直蔓延到郎朗白日。 可就是這樣的美夢,總是在喧鬧的時鐘聲中,驚醒。總是在日光傾斜的下午,在心裏回想,一遍又一遍。 02 夕照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