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們一起去喝酒

今天公司年會,年會就是喫飯。大家拿着酒杯,說你很不錯很優秀,說着新年量會走得特別好,然後是殷殷期盼叮嚀囑咐。一直很不喜歡這種形式主義的聚餐,推杯換盞惺惺作態。喝了酒後很多人開始不受控制,瘋瘋癲癲。更有的人本性釋放,話不多的人成了整個會場最熱

原创 我心裏有猛虎在細嗅薔薇

陰天,比往日亮得晚,只有星縷淡淡的曙光浮在不遠的屋上,半截欒樹枯枝嵌於水中。一池清水把殘枝的乾癟生硬搖盪得那麼柔韌,我突然很想見一個人,那念頭很強烈。昨一夜睡下,連一盞二十瓦的白織燈亦懶得去關。輾轉半夜,竟於寒夜起身在陽臺坐下,窗上半鐮彎月

原创 一個在結婚問題上糾結的女孩與我的私密談話

一個年輕女孩半夜發信息給我,說她突然很想結婚。姑娘身材高挑,皮膚白皙,膽大心細,外在條件相當不錯。好事!剛準備和周公來個深度約會的我,小手都激動得跟着顫抖了,有嫉妒有羨慕有欣喜。可接下來一波操作,使對婚姻稍感恐懼的我輾轉反側最難將息。她說她

原创 一方庭院

恩師在他老家湖北京山闢了一處小院,門前一片田野正結着籽,稻刃懸着,山泉匯成一條小溪,像逢正貪玩年紀的孩童忍不住將出一趟遠門的欣喜,潺潺東去。嚮往一方小院,毋需多大,盛得下光陰就好,一半是帶露日光,一半爲流轉月色。只好常在煩悶躁鬱時翻看恩師朋

原创 六年前被癌魔擊中來到鄉下,現在我成了真正的村婦

編者薦語:坦白講,繁忙都市中的你我,如不是爲了討生活的碎銀幾兩,誰想在爾虞我詐、勾心鬥角之中如履薄冰戰戰兢兢變得斤斤計較面目可憎?之前答應過大家要推薦一個寧靜之地,無論你是疲憊喜悅,今天這篇推文將通過展示詩一樣的田園生活給你帶來極度舒適..

原创 千里寄哀思

在一片綠油油廣袤麥田裏,一座孤墳頭擺滿了炮仗煙花,沒一會兒此起彼伏的噼啪四散開來,有的衝到天上,有的扎進低矮麥苗中,有的飛濺到人的身上。時間飛流,疏忽外公已駕鶴西去近一年。怕疫情來這一點孝心將無從表現,今日家人與至親至近之人聚首,提前爲外公

原创 我就叫叫你,如果你在就很安心

有點犯困,也有點犯渾,忘了寫日記。有點心慌,也有點心亂,關掉了亮燈。對着黑暗心裏起了邪念:明早我要死死睡去,叫你擔心。對,這是我的惡作劇,我要在屋裏發臭,像剛煮的螺螄粉,臭出我自己。任何一個認識我的人都要被我驚到,呀,她是臭死的!這樣就沒人

原创 難熬的每一天是餘生最後的狂歡

冬天起牀很難,起晚又一陣匆忙。日日嘆時間最不經用。年初定下早起計劃,堅持幾日嚐到甜頭。得以慢悠悠享一頓早餐:面或餅,衝杯玫瑰豆漿。有時衝雞蛋茶,點幾滴麻油,那是外公生前最愛。早起犯困,寫四十個大字,向他人炫耀;給母親去電話,把她吵醒;再破一

原创 小寒已過好幾天

冬至過了,便可“寫九”了。掛一幅《九九消寒圖》於案前,每天一筆,寫完這九字,春天就來了。彷彿是在一夜間,天氣凍了,假期要來了,新年要來了。不知怎地,或是老去的原因,特別地想念想念冬日裏火熱的壁爐,以及冬季後的暖暖春光。從暴躁變得沉靜,似乎是

原创 心裏的花永不凋零

陽光不錯,是一個慵懶的週末。臥讀《自在獨行》,一本寫給每個孤獨行路人的書。獨行是一場心靈的隱居,內心安寧方得灑脫。昨夜又做夢了,尋人不遇。獨自在宴席上見衆人推杯換盞,看起來言笑晏晏。我滴酒未沾,宴會上抽身,剛好有歸家的車。懶起畫蛾眉,煮溏心

原创 倘若春節不能回家,也不會寂寞

終於是週末,照例去醫院看了耳朵。爲免別人閒話不想工作日去。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時常覺得砰砰心跳在右耳傳出。幸好再次內窺檢查,已無大礙。耳內藥吸收得很好。醫生反覆囑咐要注意休息。丁先生得知,反覆提醒要我不要熬夜寫文。沒法,一無是處也只一個愛好,

原创 讀一些溫暖的句子,帶給我一些赤誠的熱情和力量

休息,緩一緩焦躁略帶傷感的心。冬夜深冷,靈感結冰,讀到這溫暖的句子,突然想念你,哪怕一個眼神,即刻淪陷。01生命週而復始又乏味之至,而只有當你覺得它可愛時,它纔會變得可愛如斯。02我會成爲你的港灣,知曉你的缺憾而不試圖更改,知曉你的淨土而不

原创 二十年前走二十里路看電影

​​​​鄉東頭今晚放電影廣播穿過高高的玉米地被放牧羊羣的人聽見有一個人打起了滾像極了撒歡兒的狗身後一片青草地被壓扁,耷拉着如烈日當頭,如冷霜凝結,更如久旱逢着暴雨催打月亮剛上來揣冷饅頭,呼朋引伴穿過羊腸小徑,幽亮的黑嗚咽低低從墳場傳出亦不能

原创 小寒日談糝(sá)

小寒日,外出,遠望四野蒼茫,未至極寒,仍是涼意浸人。飄冒着的煙霧,看起來暖洋洋的,忍不住想去靠近。天寒地凍,談點喫的,似乎最合時宜。因爲體瘦的緣故,曾被人打趣說我“需要儲備足夠的脂肪過冬”。在中國的飲食習慣裏,豐富的油脂,好像給人更多的溫暖

原创 一月四日下早班

冬天,黃昏的陽光已沒有了暖意,敷了一層輕度的霾,天也是暗沉沉的。從醫院出來,圍上圍巾,默然前行。走過夏天常走的沿湖小路,注意到那些草似乎常年都是一種顏色,不見衰微,若非柳葉金黃堆積圈圈層層,真難想象,這是一個極冷的冬季。寂寞的燈光平鋪在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