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家是保險箱

文/英歌h早上,單位大門口多位檢查人員嚴陣以待,查驗健康碼,不戴口罩不準進大樓,自動測溫。一切井然有序,氣氛倏然緊張。防患於未然,嚴點好,越嚴越安全,越嚴心裏越踏實。原計劃月底去省城,看王兄、給老師拜年、請朋友喫飯。心裏越來越沒底,昨晚微信

原创 望各自安好 諸事“粥”全

文.圖/英歌h今日臘八,逢大寒節氣。一個人的臘八也要有點儀式感,晚上臨睡前翻箱倒櫃,湊齊8樣食材:黃豆綠豆紅豆黑豆,全是豆,外加小米玉米紅棗枸杞,這臘八粥的配方定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吧?電燉盅預約好,凌晨四點起夜時,已聞到廚房裏飄溢出粥香。護

原创 倔犟的老舅

文/英歌h北方某城,氣溫最低零下25度,最高零下11度。一位七旬老漢凍得瑟瑟發抖,敲門敲半天,老婆在家就是不開門:“你死外面好了!回來幹什麼!怎麼不把你抓去,我就省心了!”半小時後,女人還是心軟了,狠狠地一推門把老漢和樓道里的風一起放了進來

原创 隨感//習以爲常2

文.圖/英歌h新一週開啓,踩着點兒下樓、掏鑰匙、開車庫。庫門緩緩上升那一瞬間,猛然醒悟:上週末,車停在單位車庫!坐公交,來不及;打車,沒保障。情急之下,果斷開張共享單車月卡,路邊騎上一輛藍色“哈囉”飛奔。寒風凜冽,吹得後腦勺生疼。好久沒騎的

原创 弗洛拉失蹤之謎

文/英歌h這些天,我被弗洛拉迷住,她的失蹤成了一個謎。爲解開謎底,我把40幾頁紙翻了五六遍,像名私家偵探,字裏行間尋找蛛絲馬跡,心中卻依然迷霧一團。弗洛拉是誰?加拿大女作家艾麗絲·門羅短篇小說(其實應算中篇)《逃離》中一隻天使般的山羊。小說

原创 我不需要時 請別來打擾

文/英歌h推門走進一家服裝工廠店,店內面積不大,四季男女服裝掛的掛、堆的堆,滿滿當當。閒來無事,又漫無目的,便沿一排排貨架掃蕩式瀏覽。店裏只有我一個顧客。一位中年女店員面無表情瞄我一眼,並未打招呼。逛着逛着,忽然不自在起來,身後總有個影子亦

原创 豬寶長成記 /爸爸的小棉襖

文.圖/英歌h都說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爸爸前世的小情人。也不盡然。豬寶也是爸爸的小棉襖。上午十點,豬寶正坐在自己的小餐桌椅上,蕩着兩條小腿,保姆喂她吃麪條。這時從主臥傳來爸爸響亮的咳嗽聲。“爸爸!爸爸!“豬寶聞聲喊了起來。爸爸這兩天重感冒,

原创 沒有選擇 也許就是最好的選擇

文/英歌h沒有選擇,也許就是最好的選擇。我的選擇困難症越來越嚴重了。當許多選項擺在我面前時,我總是無所適從,搖擺不定,不斷地比較、篩選,總想找出那個沒有瑕疵的完美選項。可是往往每一種選擇都有這樣或那樣的不如意。對於一個崇尚“細節決定成敗”的

原创 “請等一下!”

文/英歌h午間走進大廳時,見一電梯門正緩緩敞開,幾個人魚貫而入。我趕緊快走幾步,離電梯口僅四五步時,門正緩緩合攏。我看見幾張年輕的陌生面孔閃過。我喊了一聲:“請等一下!”聲音不高也不低,分貝足夠裏面所有人都接收到信息。我站到電梯前時,門還剩

原创 去藥氣 還是添晦氣

文/英歌h聽說過“踩藥渣”的古老習俗麼?最近,小區裏有人總是偷偷將藥渣倒在距垃圾箱一步之外的路面上。是不是很有年代感的畫面?照片發到業主羣裏,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快引起熱烈反響,基本形成兩派。一派是激憤型的。譴責倒藥渣的人,諸如不衛生不文明不

原创 安能辨我是雌雄

文/英歌h午飯後走進附近一家商場閒逛。在一家店員比顧客多的店鋪,一位年紀比我長的女人和我同時瞄上一件紫色大衣。“請問是你們誰穿?”兩位女店員馬上圍攏。“我和他又不是一起的!”那位年長的女人有點不高興地搶着說,又冷冷補了一刀:“我和他一個男的

原创 女人對自己好得“狠”

文/英歌h女人總是喜歡說:“做女人嘛,就是要對自己好點!”可有些女人,對自己好得似乎狠了點。一上班,小F躡手躡腳溜進來掩上門,湊近我,突然拉下口罩,驚得我一個寒顫!只見她兩隻眼袋浮腫,各有一塊拇指大的紅色“胎記”,一看神色,並無一絲悲慼,不

原创 十字街頭的健身人

文.圖/英歌h廣場封閉改造,圍起一圈護牆,夜晚成了一片與“世”隔絕的寂靜之地。夜廣場曾霓虹繽紛,人如海聲如潮。交誼舞、廣場舞、鬼步舞、健身操,唱歌、彈奏、打球、露天電影等等,自發形成一支支隊伍、一個個圈子。鼓勵擺攤的政策還帶火了廣場的夜市經

原创 騎行尋蹤

文.圖/英歌h難得有一個可以自由支配的雙休日,結果,我的選擇困難症又犯了:今天干點啥呢?會個友喫個飯?泡個澡推個拿?看場電影逛逛街?還是在家看看書?……六點多醒來就賴在暖暖的被窩裏開始想,這一想就想到快十點。拉開窗簾,明晃晃、白亮亮的光霎時

原创 善良的使命

文.圖/英歌h新年的第一場雪,終於飄起來了,雖然地面還是不見一絲痕跡,但看空中,雪花洋洋灑灑,漫天飛舞,對江南來說,總算有點雪的樣子。行政服務中心辦事窗口下午1:30上班,我提前半小時到達。大廳安靜、溫暖,如何打發這半個小時?剛好旁邊有間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