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燈火闌珊處(十九)

下車前,嬰寧試圖做最後的掙扎,拉着他的手貼上自己的臉,無限溫柔又無限嬌媚。男人抽出手來,從皮夾子裏拿出一沓鈔票塞給她,“我知道錢先生給過了,這一份是我的,辛苦你跑一趟。我就不耽誤你做下一單生意了。”女人縱是煙花叢裏營生,乍一聽這話也不無哀怨

原创 燈火闌珊處(十八)

小唐電話打到城裏,嚴以諾也就得了消息。詫異確也詫異,但轉念就明瞭她的用意。女人他見過不少,難得這位如此執拗不馴。他奇怪自己用了“不馴”二字去形容她,這個詞很不應該用在她這樣身份的女人身上。“陳太太是股東,她要住在廠裏是她的自由,我不在的時候

原创 重陽近(八)

董氏的手極綿軟,宋意如這幾年拿慣了粉筆,手卻糙得很,還生了繭。她原極驕傲,這會兒竟有了自慚形穢的感覺。瞧面前人臉上有了顏色,才定定神慢慢言語:“太太您是知道的,我幼年失怙,青年喪夫,好容易拉扯大清秋,她又遠走他鄉,孃家哥哥亦不能仰仗,如此情

原创 朗如日月皎若星(一百一十二)

年輕的主治醫、更年輕的實習生和漂亮的護士妹子們擠了滿滿當當一屋子,有要祝賀的,有要請教問題的,還有王亞茹的仰慕者……田莉怕王亞茹面皮薄,便開始一個個往外轟人:“行了行了,大家心意到了就該幹嘛幹嘛去吧。差不多到點查房了,再在這兒瞎耽誤工夫,小

原创 半個故事(六十三)

是陸天明先伸出的手——他當然要有姿態一些。楊震自然也不示弱,果斷握回去,用了很大力氣較勁。“你好你好。”除此之外,甚至無從寒喧。楊震心裏冒出一萬個問題,臉上就要繃不住。一邊勸自己沉住氣,一邊強笑:“那什麼,媽,我爸還在等我,我先上去了。”再

原创 半個故事(六十一)

人是很容易滿足的,如他,如她。人又是很不容易滿足的,如他,亦如她。一個吻,是安撫或是承諾。當然不捨得淺嘗輒止,但她在甜蜜急促的呼吸中停下來,“去睡吧。明天我還要早起過江北辦事。”他當然也不捨得拒絕。一腔赤誠孤勇是多可愛的事,他走到門口,回身

原创 半個故事(六十二)

“要不,回北京我陪你去醫院看看?”李娟瞥一眼陸天明,不知他是真的誠懇還是在裝傻。又或者說,女人永遠不能理解男人思維的出發點和路徑,哪怕此刻這個人並沒有引起自己的反感和厭倦。她低下頭沒有答話,手裏繼續收拾着行李,中間聽見電水壺水開了,還去給他

原创 半個故事(六十)

“累了一天,早點休息吧,我就不請你進去坐了。”李娟站在門口,臉上微微含笑。她始終留了一半理智,讓自己不至於完全沉浸於夜色溫柔。這一天不能說不愉快,但又似乎太過順遂,順遂到也許就要發生些什麼。“我需要想一想。”她對自己說。她忽然開始懷疑自己,

原创 朗如日月皎若星(一百一十一)

無論你是否接受,無論你有無眷戀,時間總是自顧自勻速向前。李大明的情緒多少受到了影響。他工作再忙,每天都要去白天明病房。當着病人的面,當然要佯裝輕鬆愉快,但值班醫生的記錄和白天明每況愈下的狀態,像一塊塊石頭,壓在他的胸口。他甚至都不知道還能爲

原创 朗如日月皎若星(一百一十)

“喲,我來得不巧,打擾你們二人世界了。”梅雲晃晃手裏東西,“喏,白洋淀新下來的,知道你愛這一口,讓羅岡給你做。”王亞茹挨着她坐下來,“什麼二人世界?天天兩個人在家裏大眼瞪小眼,他不煩我可煩死了。不行,我得銷假。”“梅雲你快勸勸她,才又跟我鬧

原创 半個故事(五十九)

兩個人前後走,陸天明有一搭沒一搭繼續給她當義務導遊,忽而想起點什麼。“哎,你知道這雞鳴寺求什麼最靈?”李娟白他一眼,“我怎麼知道?還不是由着你胡謅。”他搖搖頭,“這你就有所不知了。素來都說,金陵數十座廟宇裏唯有雞鳴寺香火最旺,就是因爲這裏的

原创 半個故事(五十八)

兩人一路往玄武湖方向溜達,陸天明的嘴就沒停過。“我才知道你這麼能聊,敢情從前都是裝的。”眼見前面綠樹灰巖間露了半壁黃牆,原來是到了雞鳴寺。李娟想這一天總歸是要消磨掉的,不如隨興轉轉,便朝山門方向指了指,“南朝第一寺,去瞻仰瞻仰?”陸天明哪有

原创 朗如日月皎若星(一百零九)

羅岡向學校請了長假,一來是照顧亞茹,二來也防備她心思重,一個人在家瞎想。正好田莉來了,她們姐倆說話,比自己更管用些,於是便安心準備晚飯。“飯馬上就得,一會兒喫完我送你。”他從廚房探出頭來,“多勸勸亞茹,她犟着呢。”“你要再這樣小姐脾氣,我可

原创 半個故事(五十六)

下午從工廠回來,陸天明和他那位老同學正坐在招待所大廳。見李娟進了門,那位李處長熱情得不得了,起身相迎,說是要給他們接風洗塵——“你看,我和天明有同窗之誼,和你又是本家,這不就是緣分嗎?”得,天底下姓李的千千萬,哪怕八竿子打不着,也只能是盛情

原创 半個故事(五十七)

夜可以很長也可以很短。而無論長短,在醒來的那一刻都會有些恍惚。這不是舊居的院落,也不是那間小小的一居室,空氣潮溼,混雜着絲絲縷縷的桂花香氣,還有些溫暖。十月中的南京已入秋多時,算不得溫暖。她猛地意識到,自己正愜意地蜷在旁人的懷抱裏,以一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