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扇耳光和踢屁股

話說二戰時期,美國有一個巴頓將軍,在一次視察戰地醫院時,因爲一個士兵說了怯懦的話,一怒之下,扇了那個士兵一個耳光。結果,巴頓遭到了解職,由一個五星上將變成了平民百姓。說實話,我對美式民主不怎麼感冒,至今也在爲巴頓將軍感到忿忿不平。一個五星上

原创 雜文去了哪裏?

在一片詩歌該向何處去的爭吵中,似乎沒人注意到,雜文去了哪裏?在《今日頭條》,我們爲什麼讀不到雜文了?雜文從屬於散文,但不是通常意義上的散文。魯迅是雜文的開山祖師,自魯迅始,雜文從散文中旁逸斜出,直面醜惡,展現了文學的責任和擔當。因爲不喜歡戴

原创 語言之貧乏

前天,我去超市買菜,推着購物車去買單時,不小心碰掉了一瓶高裝酸奶,白花花的酸奶流了一地。立時,就有一幫工作人員圍了過來,其中一個對我說,你要包賠。我說爲什麼?她說因爲這瓶酸奶的包裝已經損壞。也是喝了些酒,我當時就火了,大聲呵斥他們:笑話!你

原创 花仔的困惑

花仔雖然野性,但是,很多時候,它也不是那麼剛猛果斷,困惑的樣子,也蠻有意思的。比如,喫貓糧的時候,它的表情是困惑的。貓糧,是特製的顆粒狀的貓的食糧。我發現,剛開始的時候,它還喫得津津有味,慢慢的,就心不在焉起來,好像是說,搞得啥子嘛?給我來

原创 花仔的夢鄉

花仔特別能睡覺,它的大部分時間,是在夢鄉里度過的。花仔耽於夢想,總體上是一個理想主義者。所以我能理解,它爲什麼總是處於一種夢幻狀態,非常高冷,永遠也學不會恭順和謙讓,對任何東西都抱有敵視的態度,總是處於攻擊的高位而不屑於防守的低位。貓,一定

原创 詠“花仔”

(其一)一隻小貓叫人愁廳當列國做周遊琴葉榕上弄虎撲發財樹下發獅吼野性本天無奈何豪橫侍強沒理由花仔本是獅虎輩不喫素的專喫肉(其二)客廳刮來一陣風原是花仔發雷霆沙發幹嘛如虎皮?掃把爲啥像獅鬃?不忍朋輩成新鬼哪堪鼠類做舊龍世事如斯由來久花仔息怒莫

原创 格律詩的瓶頸

最近,網上關於格律詩的爭論很多。我認爲,在當今,格律詩仍有一席之地,猶如現代化的高樓大廈旁邊又建了些寶塔廟宇什麼的,不能武斷的認爲那是違章建築,即使在傳承的意義上,它也不應該在百花齊放的今天凋零下去,我贊同有志於此的人們繼續下去。然而,我特

原创 最該詛咒是疫情

我和所有人一樣,討厭疫情。我和很多人不同的是,特別不喜歡戴口罩,憋挺。我總要把口罩拉下一截,露出鼻子和嘴巴。所以,在各種交通工具上,在郵局啊銀行啊超市啊這些場所,我總是被人提醒,請帶好口罩。大多數的提醒都是善意的,可是也有脾氣不好的工作人員

原创 “聞之王母”、“喫過嫦娥”與“王母聞之”、“嫦娥喫過”

有個叫做“雕月書生”的作者,在《今日頭條》發上來這樣一首詩:七律•毛血旺江湖菜裏論誰牛毛血旺出餘者羞麻辣鮮香非客氣川渝雲貴享風流聞之王母忙來電喫過嫦娥又探頭今晚還如老規矩準時鄰水第一樓且不討論這首律詩在對仗方面的缺陷(至少,“非客氣”與“享

原创 我對“花仔”的教育

我有當過老師的履歷,可是不曾有過爲人師表的自豪。因爲那時和那些討厭的孩子一樣,心智很不成熟。不知怎的,現在無事可做了,心裏居然泛起了再當一把老師的念頭。然而,沒有學生,包括我的兩個外孫女,也不很喜歡聽我嘮叨。我覺得吧,“花仔”應該樂意接受我

原创 我的生活之最(2020年工作總結)

這一年又要沒了,回望2020年,感慨良多。時間過得太快了,忽悠一下,春天就走了,冬天就來了。這一年中:最懷念的是長眠於地下的父母,他們遭了一輩子的罪,把福都留給我了。活在當下,總覺愧疚。最高興的是搬進了新居,窗外風光旖旎,可以很便當的與孩子

原创 野性的“花仔”

我家的貓咪“花仔”,非常漂亮、頑皮、聰明。這小東西又十分野性。它經常爬到琴葉榕和發財樹上面,弄下一些葉子,而那是我最鍾愛的家中綠色;一有時間就圍着魚缸轉來轉去,圖謀不軌,我不知道魚們是否感受到了威脅;它的跳躍,可以用飛翔來形容,從門口可以直

原创 花仔

在安然自若的強烈要求下,女兒買回來一隻貓咪。因爲是一隻花色的公貓,我們管它叫“花仔”。它只有兩個月大。剛來我家時,溜圓的眼睛裏充滿了驚恐和不安,嘴裏不停的喵喵叫着。它真的不能理解,爲什麼要離開媽媽和兄弟姐妹,獨自一人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在它

原创 柯潔的大心臟

大心臟這個詞兒,流行於當代已經很久了。它大約指的是在生死關頭還能鎮定自若的心理狀態。史上所有成就大業者,不管是發動玄武門兵變的李世民還是從侄子手裏褫奪帝位的朱棣,無一不具有一顆大心臟。競技體育中的王者,不管是NBA裏的詹姆斯還是中國女排的郎

原创 大雲霧山——“星河丹堤旅遊團”第二次出行記

大雲霧山,在廣東雲浮境內。很多人對於雲浮很陌生,而這個大雲霧山,聽上去雲裏霧裏的,就有些神祕了。從南沙到雲浮,大約有三百公里,到達大雲霧山之前,我們在肇慶逗留了一會兒。肇慶,古稱端州。馳名天下的端硯就產自這裏。想來,端州之名,與端硯有關。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