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在二級初中和末極初中如何選擇?

再過幾天就到了初中報名的時間了,因去年買入了二級學區房,所以就有了更多的選擇,到底是讓孩子去二級學區上初中還是去末級學區上初中?這幾天就爲這個問題輾轉反則。    可能有些人一看就會說,這還有選嗎,當然去二級學區房上學了,誰想去差的學校讀

原创 每位在城裏生活的媽媽最應該看的一本書——《媽媽的悔過書》

  其實在忙碌之餘我看過一些關於孩子教育的書,比如《好媽媽勝過好老師》、《最貴的學區房是你家書房》類的,可是唯有這本書《媽媽的悔過書》讓我覺得最實用,這幾天得空就會看幾行。  昨天看這本書的內容講到作者本想斥責學生,卻突然轉變想法,想到孩

原创 在不幸家庭生長的小叔是如何成爲學霸的?(一)

  小堂叔是我親四爺 的兒子,也就是小叔的爸爸和我的爺爺是親兄弟。我比小叔年齡大,大了約十四五歲。小叔出生遲,是有原因。  聽我爺爺說,在他青年的時候,家道中落,太爺爺受不了打擊,一病不起,很快去世了,家裏變得窮困潦倒。我的四爺爺因排行最

原创 夢迴清遠

  昨天夜裏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我又回到了一個高樓林立、宿舍龐大而擁擠的大廠上班了。  宿舍樓就像當年的樓一樣陳舊而高大,員工住的雖擁擠但不噪雜,儼然工業發達的沿海城市模樣。夢中的我記得自己剛進廠不久,工作崗位仍是設計師。我在自己的宿舍看着

原创 什麼的家庭能培養出學霸孩子?

  這個問題是我近來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到底什麼樣的家庭才能培養出能考進985、211等重點院校的學霸孩子?畢竟以後初中不給復讀了,畢竟學歷仍然是改變自身處境和階層的最硬氣的工具。  可是,我的小堂叔用他自身經歷告訴我,能不能成爲學霸,好像跟

原创 煩,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這個端午假期,原本自己有很重的任務,需要完成一篇專業論文,需要去學區房附近試公寓的安靜程度。可是,扔下這些事情,義無反顧的帶着孩子回老家幫爸媽幹農活,均是因爲我爸媽的羊場5月份遭遇瘟疫,羊死了很多,損失慘重。  這次回家,事前我和妹妹

原创 回憶童年青銅級的自己

  我和妹妹如約一起回老家過端午節,妹夫專心開車,車內漂洋着動聽的音樂,孩子是睡非睡,我和妹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進入縣界,車窗外盡是大片的已經收割完畢的黃色麥茬,我對坐在我旁邊的孩子說,回家後,你要幫姥姥撿麥田裏的麥頭,這是媽媽和小姨

原创 他又被罵_我一直妄想改變不可能改變的事情

  昨晚他被罵,可是說是無莽之災。被罵的起因是我妹妹趁這個假期開車回老家看爸媽,帶我一起回去。我跟她視頻通話,商量回去和返程的時間點。  我跟她說,咱們要早回,這個假期我還得去學區公寓住兩晚,試試房子裏的環境是否安靜,考察去學校的路程有多遠

原创 用心遺忘,努力成長

我們沒有認識之前,我是書蟲。我記得那時自己每天比現在忙多了,加班加點的工作,還能在一年時間涉獵了近150 本各行各業的書籍。  這些書籍涉及電子、機械、工藝、管理、兒童教育、廚藝、繪畫、歷史、人物傳記、理財等等自己感興趣的各行各業。不得不

原创 寧可少賺,不想被割

今天的股市行情不錯啊,基金長勢很好。前幾天我惦記着把已經漲到10 個點的軍工和創業板基金賣掉,已經連續漲了幾天,後面肯定有跌的時候,跌到合適的估值再接回來。  可是,看到少的可憐本金,即使漲了10個點,也不過才賺100 而已,有啥意義呢?所

原创 你是對的,可是卻再也聽不到正確答案

  前天在公衆號上看到關於這句話的一個小故事,自己也當成了一個有趣的故事,一看而過,沒有多想。直到今天自己也遇到了跟主人翁一樣的境況時,我突然理解了這個故事的深意——如果你堅持錯的,那我就告訴你:你對了。但是不要忘了,做錯事情總是要受到懲

原创 給點機會吧,讓我上車

  其實,只要不跟那個不靠譜的男人計較,每天工作之餘買買基金,日子過得還是挺快樂。  學會購買基金,還是去年姐妹羣裏的一枚小姐妹教會的。我們這個有趣的姐妹羣,大家來自天南海北,年齡相當,興趣一致。羣裏不僅有985、211名校畢業的妹子,還有

原创 心還是撕裂般的痛

  不靠譜又沒有責任心的男人,即不管家又不管孩子,即不管經濟,每日遊手好閒不工作,又不幹家務,真的又忍受不了啦。  內心一下子又痛苦的難住承受,撕裂般痛苦。  我幹嗎非要養個這個廢物呢?離婚不就是分給他一套房子嗎?我分給他,我不忍了,我明天

原创 過不會後悔的日子

  人舒適的生活狀態是什麼?更準確一點,人這一輩子應該過什麼樣的生活,才覺得值得,不會後悔時光虛度?我想,最應該過的日子,就是讓身邊的人都能舒展的活着,放心做自己。  這是我近來最大的感悟,尤其是昨晚又跟他大戰一場以後,我更是覺得應該如此。

原创 又到了去跟醫生報備的日子

  每次例行復檢都要起的老早,早6左右,眼睛一睜開就得立馬起牀,急忙洗洗就得往醫院趕,簡直比過年還要匆忙。  每次去醫院複查都內心忐忑,精神緊張。夜裏又做夢自己死了,親人們爲自己辦葬禮,迷迷糊糊中即沒有覺得誰爲自己傷心,又沒有誰覺得遺憾,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