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加拿大小學老師把所有功課都教成了美術課

幾年以前,北美華人圈子裏流傳過一篇公衆號文章,用誇張的筆調描繪了一幅真實的場景:北美的中小學老師們硬生生地把語文數學自然科學各門功課全部上成了美術課。那時候我家小姑娘還沒上學,我對此體會不深。看過那篇文章,無非一笑置之。而如今小姑娘一年級已

原创 五絕 居家令中逢春雨

新雨催新綠連翹競綻花盼來春日早何故令居家

原创 西江月·春林

小徑松間折曲淺灣湖畔寬斜白臀羣鹿晚投家未擾火雞林下連日浮思喂鳥今朝懶欲觀花白頭紅羽並藍鴉手掌攤平不怕

原创 春天裏來喂鳥忙

春天的故事是從冬天開始的。有一天我在圖書館網站上查詢新上架的兒童讀物,看到一本科學畫冊,隨手就借了回來。對於未知的、沒有人推薦的圖書,借的時候總是不知道好不好看,於是就採取廣種薄收的策略。沒想到小姑娘對這本書十分感興趣。書是關於野生動物的,

原创 七絕 二月抒懷

君下江南奴下雪太湖風物上心頭鶯啼燕舞花間夢盡付雙溪蚱蜢舟羣裏一位旅居德國的朋友說:下雪了。已是農曆二月陽曆四月,春雪雖不罕見,但卻叫人思鄉。這時候另一位朋友曬出了太湖的照片,德國朋友問了一句:下江南了?兩個“下”字,多少無奈在裏面。

原创 “美”食黑話

過去北方土語中的“生意”和“生意人”跟我們今天所說的意思完全不同。現代漢語的“生意”和“生意人”翻譯成那時候的語言應該叫“買賣”和“買賣人”——低買高賣,將本求利。而沒有本錢,不買也不賣,只憑空“生”出一個“主意”、一樣“藝業”來賺人的錢,

原创 加拿大一年級小學生作業:我的一生

看到這個題目是不是覺得很好笑?一年級,六七歲的小朋友,記得多少自己的經歷?就算記得,他們的“一生”纔多長時間?佈置這樣的作業,老師想些什麼?我家小姑娘去年9月份上一年級,從10月開始每個月有一次課堂演講,是她語文課的一部分。每個月初老師會把

原创 五彩繽紛小零食

很小的時候我就會自己拿着零錢去買零食。街口有一家小雜貨店,玻璃貨櫃上擺着一排玻璃圓筒,裏面裝着各種小零食。別的玩意我都不大看,只對嘉應子情有獨鍾。5分錢一粒,標價簽上寫着0.05元。後來漲價了,5分5釐一粒,標價籤改成了0.055元。我哪裏

原创 如夢令 週末打油二題

如夢令·姜醋不用太多豬腳大把老薑切薄汆水下砂鍋甜醋兩瓶直落鼎鑊 鼎鑊功到自然不錯週末閒來無事,買來豬腳製作姜醋。這東西喫過幾次,卻是第一次自己在家做。做起來才驚訝於甜醋用量之多,隨手填一首小令記之。如夢令·觀冰瀑飛瀑從天而降凍作羊脂模樣山路

原创 辛丑上元后一日往安大略湖畔觀天鵝初感暖意

春回冬未盡紅掌踏殘冰隔岸觀羣羽何愁惡疾仍多倫多冬天的積雪總要到四月纔會化盡,就算五月份再飛點雪花也稱不上咄咄怪事。二月正是冬天過得最人心煩意亂的時候,年也過完了節也過完了,天還那麼冷,沒多少地方可去。往年這時候我們有大把時間花在各種博物館、

原创 星期六的科學實驗

也許是受了老師的影響,小姑娘最近對科學很感興趣,常會說“I want to be a scientist(我想當個科學家)”或是“I want to be a teacher and teach science(我想當個老師,教科學), l

原创 不想只當“做題家”,中國學生缺一堂“成功學”課

“志當存高遠”是古訓,鼓勵人們立志成就大的事業,其意義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如今,“內卷”似乎成了一個全社會躲不過繞不開的話題。對於國內中產家庭來說,在教育“內卷”的背景之下,大部分學生的“志當存高遠”似乎就被簡化成了考上“北清”或是985、2

原创 歡歡喜喜過個節

有一年我在青島大學附近租了套房子。過完年回去上班,不到正月十五,附近的小店只有一家開了門。服務員大多回老家還沒返程,老闆一家人只得親自上陣又是司廚又是知客。青大的學生也返校了,跟我一起擠在這唯一營業的小店裏。我四處看看,沒有座位,也沒人招呼

原创 多倫多封城一週年:三月裏的夏天

這兩天朋友圈裏刷屏的是兩件事。武大的櫻花開了,同學校友紛紛轉發圖片和視頻,燦若雲霞的花海,還有如約前往賞花的醫護人員,鉤起來的不只是回憶,還有感慨。另一件事是距離多倫多第一次封城整整一週年了。一年前的3月9日星期一,我開始開車而不再使用公共

原创 立飲花間一壺酒

在中國,除了孔乙己,是沒有“長衫主顧”肯站着喝酒的。而在日本,“立飲”是一種類似快餐文化的“快飲文化”,不設座位的“立飲屋”,或聚談,或獨酌,花錢不多,費時也不多。兩個東方國家的相同之處在於站着喝酒絕不是什麼值得誇耀的高檔消費。在北美則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