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1-01-15 這變化,太快了……

昨天傍晚回到家,剛在沙發上坐下,就接到了大白菜的電話,“老爸,告訴你一個對你來說並不太好的消息。”“咋了?是不是沒錢了?”孩子打來類似的電話,我首先想到的,應該是她的錢化完了。這傢伙對錢並不太敏感,很多時候往往要等到沒錢了纔會發現“事情不好

原创 21-01-14 莫名其妙……

本週二上午,工作羣裏忽然收到校辦的一則通知,大概內容是說,“接校長室通知,下午四點在會議室召開七、八年級全體教師會……”真當莫名其妙。我是很討厭參加這一類會議的。P事沒有,非得給你拉拉扯扯的說上一大通。本週一下午四點,不剛剛開過全體教師會嗎

原创 21-01-13 這臉,可真大

前些天晚上,一個很偶然的機會,翻到了學校工作羣裏某位中層領導寫的這段話。(下圖)與同事的言談中瞭解到,這位領導因爲和其非本校職工的丈夫幾次在學校用工作餐被人反映到了學校相關部門,“領導可以這樣做,那麼我們普通老師是不是也可以這樣做?”而讓這

原创 21-01-12 研學課程,被叫停

關於這個所謂的“研學課程”,我已經是第二次來聊了。一個多月前,HL教育集團藉着我們這麼一所公辦學校“行政”的名義,在沒有任何一位本校行政參與的情況下,召集了初三年級的家長委員會會議,“佈置”“落實”所謂的研學課程的事情。這個事情我當時就覺得

原创 21-01-11 買,買,買……

在某人心裏,孩子的“地位”絕對比我高得多。很多時候,我想買點啥,基本上直接無視,儘管化的是我自己的錢。而只要孩子開口,除了天上的星星、月亮,某人肯定一個字回答,“買!”不問原因,不問價格。前幾天去醫院複檢,空閒的時候收到了孩子的信息,說是想

原创 21-01-10 週末記事

週五早上給老媽打電話的時候,發現她的鼻音比較重,便問道,“老媽,你是不是感冒了?”老媽一個人住在老家大山裏,那山裏的氣溫正常情況下就比我們這邊要低很多。最近這段時間,超強寒潮來襲,老家會冷到什麼程度,不用想都知道。說實話,讓老媽一個人留在那

原创 21-01-09 -7℃

-7℃是個什麼梗?印象中應該是最近幾年來最冷的天最低的氣溫了吧?如果我沒記錯,也應該是我這一輩子遇到的最冷的天。沒有之一。這幾天的新聞、天氣預報啥的,對這一次的超強寒潮的“動態”,演繹得比較細膩,所以,對於這次的“低溫”“寒冷”,還是有一定

原创 21-01-08 罵人都不帶髒字

隨着時代的發展,社會的進步,作爲“社會人”,也在變得越來越有文化,越來越有素質。別的不說,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僅從“吵架”“罵人”這個事情來說,可以看出現代人,確實比早先的有“文化”多了。原先吵架,習慣上用“國罵”,正常情況下那肯定是火力齊開

原创 21-01-07 不容易……

按醫囑,老芊術手半個月需要去醫院複查,預約的專家還是浙醫一院胸外科的T主任,預約的就診時間是週三下午。所以週三,特意把自己的課換到上午,上完課我就可以安心的帶老芊去醫院。T主任的專家門診下午一點半開始,老芊的預約號是28號,估計起碼也得等到

原创 21-01-06 時事知識競賽

本週一下午第三節班隊課,全校三個年級統一舉行“時事知識”競賽。這是教研組本學期的一個重點任務。原本這事是應該在元旦之前完成的。但因爲元旦之前,學校裏幾乎“天天有事”,所以,正兒八經的教學工作,只得爲所謂的“政治任務”、“學校大事”等讓路了…

原创 21-01-05 不想罵人

真不想罵人。可很多時候,你還別說,“不得不罵人。”比方說,本週一早上的事。我早上7:20左右到辦公室,發現辦公室裏居然沒水。水槽、飲水機都沒水。什麼情況?我倒是清楚地記得,1月3日,元旦假期的最後一天的下午,有同事在學校工作羣裏發了一張照片

原创 21-01-04 隨便寫點

這幾天,大型工程車伴隨着隆隆的轟鳴聲,不斷的在小區內進進出出,讓原來相對比較寧靜的小區顯得有些嘈雜。說實話,我不太喜歡這樣的環境。星期天下午,剛從小區南門外的停車場健步鍛鍊回來,剛到樓底下的時候,發現住宅樓前的這一條小區內部道路上,一個龐然

原创 21-01-03 杭州的雪

前幾天,“世紀寒潮”席捲杭州,杭州下雪了。雪下得非常講究,識大體,講大局,接地氣,體現了這三個特色: 1.識大體:全國都下過了,杭州才下。不像有些城市,比首都還先下,那叫不懂規矩,搶風頭。2.講大局:杭州的雪,不講排場,不攀比、不奢華,適量

原创 21-01-02 生活,還是需要一點儀式感的

2020年的元旦。早上七點多的時候,因爲冷,我還窩在被窩裏,孩子就給我發來了“新年快樂”的信息。可能是一種習慣,每逢傳統節假日,孩子總會記得給家裏的長輩發個信息拜個年什麼的。從小就這樣。應該說,純粹是一種個人行爲,說實話,我可是從來沒教過她

原创 21-01-01 2020年的最後狂歡

12月31日下午,學校舉行“迎元旦”藝術節文藝會演。都不知道爲什麼,好多年不搞這樣的“節目”了。所以聽到“演出”的消息後,我倒是真的有點“驚訝”。——莫非,變天了?中午的時候,去到報告廳小劇場外轉了一圈,發現這裏佈置得相當精美。當然,引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