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餘恨收盡,且免嬌嗔

文/小野昨日下午得空,去西西弗找幾本舊書。環境舒適,靜氣凜凜,一時竟忘了時間。抱着書出來,天色已薄昏。走了一小段,在奶茶店前面,似乎看見了有些熟悉的身影。我慌忙撇過頭,興許是看錯了。剛要徑直往前走,那男孩過來給我打招呼,我猝不及防地頓住。看

原创 歲末•人間剎那街景

圖&文/小野《仁王經》裏有:一彈指六十剎那,一剎那九百生滅。閱至此處,沿縫存生的風掠散了茶盞暈出的煙霧,我起身去關了窗。朝雲暮卷,清寒已凜冽入骨,冬日雪零星寂然,桌已掛上了明豔的紅新曆。叄拾壹日,友都成羣結伴去歡愉,她們問我,貳零年末了,不

原创 忽然幾日

文/小野近期忙忙碌碌,一個人。顧不得與老友聯繫,也收拾不出片刻閒暇,與三兩陌生人相遇。圈子太小,亦不喜與人深交,細數纔有那麼幾個舊友,陪伴於側很多年。一春一秋兩聚,哪怕穿過半壁山河來相會,風雨不相阻。不過今年,大家都太忙了嗎?留在學校裏,才

原创 【俄國旅札】真正的紳士與不合格的禮貌

圖&文/小野俄國回憶錄#紀事篇  【壹】我總是想起一些事,很細小的。招待所到學院樓有一段路,穿過無數清晨的大雪與薄霧,我立在站牌旁靜默地等待272路巴士,開始在口袋裏摸索二十盧布的車票錢。巴士的影子從迷朦中而來,我低頭看腕錶,八點半,剛好。

原创 【文字之光】|揀盡寒枝不肯棲

圖&文/小野“你望黃昏有燈,晚風有骨。玫瑰已有薄霧,風聲可有出處。”一女友給我寄來的長信,落款前的一行字。去年,友毅然赴柬埔寨支教,一個偏遠的鄉村裏。她未顧忌那些人言可畏裏的不安定因素,遠離浮華,只想把日子過得素淡簡樸。她鮮少與人來往,一些

原创 住在有海的城市

文/小野十幾年前,我們遷居到海島。生活在島上,離家不遠處就有海,我同見到的幾乎每一個人都這樣講,是的,是炫耀。那時對它的一切還很陌生,覺得它值得炫耀,是因爲讀了海子的短詩,無端地心生神往。兒時喜歡纏着父母一起去看海,往往午後的光陰就那樣寂寂

原创 【俄國旅札】世間潦草,先生已是素心人

圖&文/小野異國回憶錄#人物篇  【壹】先生是俄文專業的“老”博士,留在烏法教書二十多年。那些中文系的俄國學生都稱他爲先生,我隨他們也這樣稱呼他。他常穿着寬大的老式長袍布衫,這種裝扮別說在俄國,即使在中國也已經不多見了。他戴圓框眼鏡,手裏握

原创 【俄國旅札】流浪在烏法街頭的十字路口

圖·文/小野異國回憶錄#風光篇  【壹】談及俄羅斯,許多人知道甚至遊覽過莫斯科,聖彼得堡,葉卡捷琳堡等城市,而巴什基爾的首府烏法,俄羅斯的第五大城市,這個地方同樣美得令人窒息。倘若以後做俄羅斯旅行攻略,請記得烏法值得一遊,走過一趟,必是不虛

原创 近月以還

文/小野不周。我暫且只能想到這個詞,來形容近月的日常。繁星不退的夜空,陰晴不定的天氣。無論心情好與壞,前途光亮或黯淡,世界仍做它的世界,從早到晚,晝夜依舊。我走了好多好多的路,似乎一途好景也癡纏。唯我觀花是花,聽雨是雨,再無其他。也見落葉紛

原创 【文字之光】|揀盡寒枝未肯棲

圖&文/小野“你望黃昏有燈,晚風有骨。玫瑰已有薄霧,風聲可有出處。”一女友給我寄來的長信,落款前的一行字。去年,友毅然赴柬埔寨支教,一個偏遠的鄉村裏。她未顧忌那些人言可畏裏的不安定因素,遠離浮華,只想把日子過得素淡簡樸。她鮮少與人來往,一些

原创 故事專題獲獎作品:渺小的生

文/小野原創      圖/小野拍攝“只要你像只麻雀一樣,安穩地停在枝頭,沒有一條狗能干涉你的生活。”後來他站在庭院前,看見一隻受傷的小麻雀被該死的土狗吃了。【壹】暮色四合,暖橘色的路燈一明一滅,閃得很囂張。整條路就靠這個路燈的微芒支撐着

原创 【散文有聲】光陰已向晚,舊物正逢秋

文/小野一葉落寞,萬物失色。九月就這樣散漫地攜風而來,牽着夏時的記憶與秋天一起。你我皆知,這九月常是結束,亦是開始。四分之一的季節,無關風月的故事,或清淺的一段情。有開就有落,有盛便有頹。揀一個午後,金秋暖陽,高照。在清寧的庭院,種上幾株只

原创 拾肆小札

文/小野近期忙忙碌碌,一個人。顧不得與老友聯繫,也收拾不出片刻閒暇,與三兩陌生人相遇。圈子太小,亦不喜與人深交,細數纔有那麼幾個舊友,陪伴於側很多年。一春一秋兩聚,哪怕穿過半壁山河來相會,風雨不相阻。不過今年,大家都太忙了嗎?留在學校裏,才

原创 【文字之光】|九月未央,落雪無常

圖·文/小野在俄羅斯一個月的生活裏,大多日見晴空萬里,陽光似乎比國內冬日的更有溫度,想必是早知曉秋是短暫的秋,無比貪婪地歡喜暖融融的陽光染盡全身的感覺。不知名樹的葉子閃成了金黃色,有些冷傲囂張地碎裂在寒空氣裏,有些不動聲色地鋪滿街道兩旁,獨

原创 九月未央,落雪無常

圖·文/小野在俄羅斯一個月的生活裏,大多日見晴空萬里,陽光似乎比國內冬日的更有溫度,想必是早知曉秋是短暫的秋,無比貪婪地歡喜暖融融的陽光染盡全身的感覺。不知名樹的葉子閃成了金黃色,有些冷傲囂張地碎裂寒空氣裏,有些不動聲色地鋪滿街道兩旁,獨餘